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易锐民:“限聚令”下的香港

字体大小:

一名前同事最近宣布:“我们暂时回不了南疆了!”她一家三口基于个人信仰,约10年前到新疆当义工,春节前返回香港小休,因大陆封关而滞留两个多月。

终于等到新疆解封,女儿可以上课了,她立即订机票。谁知却收到最新消息:无论经陆路到深圳、广州或直飞上海,然后转飞新疆,都须先在深圳、广州或上海自费自我隔离14天,到了乌鲁木齐又要自费自我隔离14天,去到喀什再自费隔离四天,才可回到南疆的家,即共隔离32天,期间接受两次化验检测。

另一名已在澳门置业的退休同行也诉苦:现在若去澳门办事要隔离14天,回香港又隔离14天,合计差不多一个月,根本办不了事。

其实,他们都是好公民,愿意接受隔离检疫,当发现不能成行,宁愿暂停流动,留港支持港府抗疫。相反的,香港许多人还在到处飞,甚至远至摩洛哥、秘鲁等冷门地点,在当地受困了就向港府求援,要求包机接返。

既然有经济条件去漫游,他们的个人财富状况肯定不差,为何还好意思提出要港府包机接返?疫情暴发也不是最近的事,他们明知外游有风险,仍不听劝告留港抗疫,难怪不少网民批评他们,受困也是活该。

本来,港府一直强调以科学的渐进式方法推行抗疫措施,虽然在执行力方面引起非议,但效果也不算差。直至一批留学生匆匆从欧美逃返香港,部分人不听话坚持在检疫期间外出活动,才导致疫情在社区传播。

特首林郑月娥上周五终于狠下心推出新一轮防疫“辣招”,包括禁止在公众地方聚众超过四人,俗称“限聚令”;又订明群组之间要保持1.5米社交距离,餐台也须遵从有关距离限制。

虽然当局列明在工作场所工作、红白事及记者会等12类情况,可获一定程度豁免,坊间仍有声音质疑新法规导致港人无所适从,担心一不留神便会误堕法网。

其中,民建联前北区区议员邓根年侄儿前日于邓公祠外举办百人婚宴,就被质疑违反“限聚令”。但当局解释,“禁聚令”有两大考虑,包括该场所是否可予公众人士经常进入,此外也需视乎是否事先有人安排及活动时间长短等。

其实,法例仍有很多灰色地带。当局坦言,理解很多聚集是不能避免,新措施只想规劝港人在聚集前“停一停、想一想”,是否可尽量减少聚集人数,避免传播病毒风险。在法例实施的首两天,执法人员主要向港人采取劝喻,要求公众自律,大原则是劝喻及教育市民。

刚过去的周末,中环等地仍有不少外佣大聚会,巡逻警员也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港府只透过外佣雇主及外佣中心加强宣传。至于许多善心团体派发免费口罩,导致大排长龙,相关活动也获豁免。

昨日是新措施实施后的第一个工作天。在微风细雨下的湾仔,食店的早市十分冷清,到午市才有大批上班族用膳,但大部分人选择外卖,多间食店顾客大排长龙等候食物,堂食则寥寥无几。

许多白领坦言,堂食要脱下口罩,担心有食客口沫横飞,加上怀疑餐具是否已消毒,不想有交叉感染的风险。因应近期疫情严重,她们已取消了所有聚餐,也批评港府有关措施太慢了。

每年4月至6月是上市公司举行股东周年大会(AGM)的高峰期,而大蓝筹股东周年大会一般都是坐无虚席,例如中电过去三年的AGM平均有1500名股东参与,而前年长和创办人李嘉诚以主席身份主持最后一场股东会,更吸引逾2000名小股东出席。不过,为应对疫情及符合法例要求,据悉不少上市公司正考虑除了容许小股东亲临现场外,也可透过网上方式参与。

此外,原订明日举行的立法会大会也已宣布取消。立法会秘书处指出,香港正处于疫情暴发以来最高风险的阶段,鉴于会议期间会有大量人员在立法会大楼内聚集,增加病毒传播风险,因此将按疫情发展及议程缓急,决定每次会议的安排。

总之,香港正面对极大危机,14天的“限聚令”已发出了,只希望港人自律、自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