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国政情

早期存在迟报漏报等现象 武汉订正冠病确诊和死亡病例

截至4月16日午夜,武汉市确诊病例核增325起,累计确诊病例数订正为5万零333起;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起,累计确诊病例的死亡数订正为3869起。(法新社)

字体大小:

有关负责人解释,新增加的确诊死亡病例包括未住院死亡未能上报疾控信息系统,以及部分医疗机构迟报漏报的确诊病例;新增确诊病例包括因迟报漏报未及时公布的既往病例。订正后,武汉市死亡病例大增1290起,确诊病例增325起。

针对外界相关质疑,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冠病疫情防控指挥部昨天(4月17日)发布冠病确诊病例数、确诊病例死亡数订正通报。通报称,截至4月16日午夜,武汉市确诊病例核增325起,累计确诊病例数订正为5万零333起;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起,累计确诊病例的死亡数订正为3869起。

武汉市冠病疫情防控指挥部有关负责人昨天对媒体解释说,新增加的确诊死亡病例包括未住院死亡未能上报疾控信息系统,以及部分医疗机构迟报漏报的确诊病例;新增加的确诊病例包括因迟报漏报未及时公布的既往病例。

该负责人坦承,疫情早期,武汉市由于收治能力不足、少数医疗机构未能及时与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对接,医院超负荷运转,医务人员忙于救治,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误报现象。

分析人士指出,近来中国境外追究疫情扩散责任的呼声再度升高,美国等国家的一些政界、法律界人士还提出要向中国索赔。作为冠病疫情最先暴发的城市,武汉市难免成为外界追究疫情起源和扩散的重点。武汉市修正相关数据,就是要表明官方没有刻意瞒报疫情,为将来可能发生的国际追索官司做准备。

对于武汉市疫情统计数据为何出现较大差异,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人昨天称:一是疫情早期病人激增,导致医疗资源挤兑,收治能力严重不足,有些患者没有入院治疗,在家中病亡。二是在救治高峰期,医院超负荷运转,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三是由于收治患者的定点医疗机构快速增加,既有部属、省属、市属和区属医院,也有企业、民营医院和方舱医院等,少数医疗机构未能及时与大疫情网对接、报送信息。四是有些死亡病例信息登记不全,存在重报、误报情况。

这名没有公开姓名的负责人强调,武汉市是本着对历史负责,对逝者负责,按照全覆盖、无遗漏要求,主动订正冠病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据,确保每一个病例准确无误,每一个数据客观真实。武汉市冠病确诊死亡病例大幅增加1290起,也使中国截至4月16日的确诊死亡病例从3342起上升为4632起。

胡锡进:恶意瞒报从来没有真正空间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昨天发表评论称,武汉市发布严格的数字排查和校正,说明恶意瞒报从来没有真正的空间。“瞒报死亡人数实在想不出对谁会有什么样的好处,而那样做的政治和法律风险却是不可承受的。”

评论认为,中国官方公布的任何数据都可能被人拿着政治放大镜细究,根本出不起差错,因为其中的技术性误差很可能被加上政治罪名。中国各级官方机构今后需要比世界上的任何机构都慎之更慎,尽量从一开始就确保数字的高度准确,这最牢靠。

另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昨天发布的数据,中国大陆前天报告新增冠病确诊病例26起,其中15起为境外输入,11起为本土病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6起,其中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有三起。

中国官方从4月1日开始公布无症状感染者。此前有舆论质疑,中国公布的确诊病例数据不包括无症状感染者,数据有可能失真。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肝病中心主任侯金林前天在接受未来论坛采访时说,通过分析数据以及广州市疾控中心研究的结果,总的来说是认为无症状感染者病毒水平低,持续时间短;但其中一部分检测是病毒阳性,可能会传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