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香港政情

学者:港人因疫情滞留大陆海外无法投票 港立法会选举或延后

建制派团体香港东方之珠义工团昨天到政府总部请愿,要求押后立法会选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左二)也到场支持。(中通社)

字体大小:

大量定居中国大陆及海外的港人在疫情期间难以回港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投票,学者认为,不排除当局会押后立法会选举。

香港冠病疫情持续严峻,有建制派团体呼吁特区政府将9月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举行。受访学者认为,大量定居中国大陆及海外的港人在疫情期间难以回港投票,不排除当局会押后立法会选举。

香港选举事务处昨天公布,新一届立法会选举将于9月6日举行,由地方选区和功能界别各选出35名议员,共选出70名议员。选举的提名期从今天开始,至本月31日结束。

随着提名期来临,各政党近日纷纷公布参选名单。但与此同时,建制派也先后有团体指出,由于近来香港的疫情紧张,港府应该延后立法会选举。

其中,香港政研会日前发起联署,称目前疫情严峻,在病毒源头未能追查下,选举管理委员会或未能保证市民在卫生安全的情况下投票,要求当局果断延迟选举一年。

在周三举行的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会议上,建制派议员何君尧也说,目前在大陆长期居住的香港居民多达几十万人,他担心粤港互认的健康码未能于9月选举前推行,要求当局制订防控疫情目标,尽快决定是否如期举行选举。

不过,当日出席会议的港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并没有正面回应会否押后9月选举,只是说当局考虑到有很多选民长居大陆,需要回港投票,正与大陆政府协商有关安排。

被问及何时会有定案时,曾国卫并未明确回应,只强调最终安排不是港府单方面可以控制,还要与大陆商讨。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目前来看,港府有三大理据押后9月的立法会选举:一是当局在疫情期间推行限聚令,参选人士举行竞选活动有困难,而选举投票日也有可能出现人群大规模聚集,进一步传播病毒;二是眼下很多身在外地或大陆的选民受疫情影响无法出门远行,到9月投票日时或有数以10万计的选民不能回港投票;三是去年11月区议会选举投票日,很多建制派人士被暴力恐吓和干扰,暴露出香港的选举未必公平和公正。

他说:“只有当社会及政治恢复稳定、市民能在保证安全情况下投票后,立法会选举才有条件进行。”

刘兆佳承认,立法会选举延期举行,肯定会在社会引起反弹,特别是民主派会评批港府是担心输掉立法会一半议席而借故押后选举,并发动新一轮的群众运动,“但目前中国和美国已进入剧烈的博弈,我相信北京不会理会美国的指指点点”。

刘兆佳指出,现阶段无法判断当局会否押后选举,但北京一旦作出这个决定,就不单纯是考虑到一场选举,而是从更宏观的治港策略出发,“押后选举后,北京可能会成立临时立法会,也有可能在日后的选举中改变选举规则”。

香港天大研究院副院长伍俊飞接受本报访问时则认为,若立法会因为选举押后而出现真空期,当局可以考虑采取早前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的做法,即在未选出新一届议员前,由上一届议员继续担任议员,以维持议会稳定。

伍俊飞说,《香港国安法》推出时间短,很多港人仍有恐惧,可能会在9月选举中投票表达不满。若选举延后,港府将有时间证明《香港国安法》对香港社会稳定是有利的,纾缓中间温和派港人的怨气,进而有助建制派的选情。但他同意,当局采取该措施前要小心评估社会的反应。

现阶段无法判断当局会否押后选举,但北京一旦作出这个决定,就不单纯是考虑到一场选举,而是从更宏观的治港策略出发,押后选举后,北京可能会成立临时立法会,也有可能在日后的选举中改变选举规则。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