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香港政情

疫情趋严重 港立会选举是否延期建制泛民看法不一

香港疫情反弹使得9月立法会选举能否如期进行成了问题。泛民主派人士多希望选举如期举行,借此表达对国安法的反对。在本月11日泛民主党派举行的非正式初选中,港人踊跃投票,吸引61万名选民投票。这是民众当天排队投选新界东选区的泛民参选人。(彭博社)

字体大小:

担任民主派初选顾问的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指出,如果押后立法会选举超过两星期,唯一填补立法会“真空状态”的方法是成立临时立法会,由上而下委任成员,但法例没有订明应该由中国中央政府抑或香港特首委任。

香港暴发第三波冠病疫情,使预定9月6日于立法会换届选举能否如期举行成了问题。政制及内地事务局昨天表示,会不断评估疫情,并及早制订各种预案。有学者担心,一旦立法会选举延期,当局将成立临时立法会,破坏香港原有的三权分立体制。

根据香港《立法会条例》第44条规定,如在换届选举举行前,行政长官认为该项选举相当可能受骚乱或公开暴力或任何危害公安的事故妨碍、干扰、破坏或严重影响,则行政长官可藉命令指示将该项选举押后。

鉴于香港疫情日趋严重,近来建制派不断要求延后选举一年。其中,多次做此呼吁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昨天重申,香港疫情再次暴发,检疫系统压力非常大,无人能肯定疫情在选举日前能否受控,他希望提醒当局,首要任务是考虑疫情及市民健康。

谭耀宗说:“若疫情未缓和,仍然继续进行选举,人群聚集票站,政府必须要评估有关风险。”他也说,外地抵港人员需要14日隔离检疫,这对返港投票的选民是一个问题,港府也需要解决。

至于选举应押后到何时,谭耀宗指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视乎疫情发展,也要研究若新一届立法会无法产生,应该如何处理。

亲北京的港媒《大公报》继前天发表社论,指港府为抗疫应堵塞所有漏洞,包括押后选举之后,昨天再次发表同一立场的社论。题为《抗疫须尽最大努力作最坏打算》的社论指出,近日有人提出特区政府不应排除押后立法会选举,“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不管用什么方法抗疫,有效的就是好方法。疫情当前,全社会都必须尽最大的努力,作最坏的打算,把抗疫当作头等大事对待。”

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不断评估疫情对选举影响

不过,泛民对押后立法会选举持谨慎态度。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认为,选举及抗疫都是严肃的事情,应交由专家决定是否适合进行选举。她指出,立法会具有重要的宪制职能,万一押后选举超过两星期,立法会将出现真空期,当局应尽快交代应对方案。泛民已去信特首林郑月娥询问,最迟会在何时宣布押后选举。

负责选举事务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昨天回应港媒查询时表示,考虑到疫情预计在短期内不会消退,会与食物及卫生局、卫生防护中心密切注视疫情发展,不断评估疫情对立法会换届选举的影响,及早制订各种预案。

担任民主派初选顾问的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认为,全球超过30个国家及地区在疫情暴发后曾经举行选举,港府应借鉴经验。他指出,如果押后立法会选举超过两星期,唯一填补立法会“真空状态”的方法是成立临时立法会,由上而下委任成员,但法例没有订明应该由中国中央政府抑或香港特首委任。他认为两者都是下下策,会破坏三权分立,立法机关无法制衡行政机关。

他强调,现行法例对于押后选举的弹性很低,举办选举有一定的宪制限制,港府应集中研究准备防疫措施,包括加强票站人员的装备、频密消毒、做好选民教育等。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也认为,香港基本上没有出现因排队而受感染的群组个案,相信只要在选举票站内外采取防疫措施,包括管理人流,强制选民及票站人员在室内外都要戴口罩,可以减低病毒传播风险。

他认为,眼下距离选举仍有一段时间,港府仍有很多应变选择。他建议当局考虑延长投票时间,或增加票站数目,以减少人群聚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