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玉环近27年冤狱得雪彰显改革成果 法律界:杜绝冤假错案仍任重道远

张玉环(右)前天在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农村家中,与前来探望的朋友交谈。他打算提出要求,调查当年刑讯逼供人员。(中新社)

字体大小:

农民张玉环因杀人罪受近27年的冤狱得雪,创下中国蒙冤入狱时间最长纪录。法律界人士观察,不少冤案背后往往是运动式的司法行动造成的政绩压力。“只要没有政治影响,中国还是有一定的法律制度、证据规则,法官、检察官也都比较专业,一旦有政治影响就不好说了。”

此案最大的意义是确立了疑罪从无原则在刑事司法中的普遍适用。案件也说明刑事司法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这须要得到重视,比如有罪推定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

——张玉环代表律师王飞

中国农民张玉环因杀人罪入狱近27年后沉冤得雪,创下中国蒙冤入狱时间最长纪录。法律界人士指出,中国近年陆续平反多起轰动全国的冤案,显示官方在纠正冤假错案上作出努力,但在司法政治化等深层因素影响下,杜绝冤假错案仍任重道远。

关押9778天后无罪释放 中国历来最长

现年53岁的江西农民张玉环在1993年被指控杀害同村两名男童,1995年被南昌市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同年3月,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一审判决,裁定南昌中院重审。2001年,南昌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多年来,张玉环及其家人、代理律师等持续申诉,单是他本人从狱中寄出的申诉信就达上千封。2018年,江西省高院决定对案件启动立案复查,去年3月再审此案。

本月4日,法院撤销对张玉环的死缓判决,宣告无罪释放。法官认为,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张玉环犯罪,其此前的有罪供述真实性存疑不能作为合法证据,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判定其为无罪。

至此,张玉环已蒙受9778天牢狱之灾,成为中国已知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称遭吊打电击蹲桩警犬撕咬等屈打成招

据张玉环称,自己遭到刑讯逼供吊打,被用电击打、蹲桩,遭警犬撕咬,最终难以忍受屈打成招。他表示,接受江西高院等多家单位的道歉,但多年的痛苦和折磨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并希望向司法机关追究刑讯逼供人员的刑事责任。

张玉环的律师团队向《联合早报》透露,张玉环打算提出要求,调查当年刑讯逼供人员,律师团队会等张玉环修整后,再与他共同确定方案。

中国舆论连日来呼吁官方追责当年负责张玉环案件的公职人员,尤其是对他进行刑讯逼供者。《新京报》在一篇评论中指出:“正义本身既包括无罪之人赢回清白,也包括有罪之人依法得到惩处。”

纠正冤假错案是中国社会关注度最高的司法话题之一,官方近年来纠正了多起备受瞩目的冤假错案,以彰显法律正义和司法制度改革的进步。

据去年发布的《中国法院司法改革白皮书》,2013年以来,官方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氏叔侄案等重大刑事冤假错案46起,涉及94人。

聂树斌案是另一起轰动一时的冤案,被视为中国上世纪90年代“严打”时期办案粗糙、司法不公的代表案件。聂树斌在1995年因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罪,被处以死刑,时年21岁。案件后来因真凶招供重新引起关注,聂树斌终于在2016年被平反。

张玉环案至今没有找到元凶,但案件平反同样具有代表性。张玉环代表律师王飞受访时指出,该案最大的意义是“确立了疑罪从无原则在刑事司法中的普遍适用”。

他补充说:“案件也说明刑事司法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这须要得到重视,比如有罪推定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

法律界人士观察,不少冤案背后往往是运动式的司法行动造成的政绩压力。中国各地公安部门曾面对“命案必破”的要求,破案率是政绩考核的主要指标,为实现“命案必破”的不现实目标,冤假错案不在少数。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斯伟江受访时说:“从杀人案来看,现在没有这方面的运动,也没有‘命案必破’的压力了,但是在其他案子中,比如反腐运动、扫黑运动中,还是有指标压力……现在增加的冤案恐怕还是多于平反的冤案。”

他说:“只要没有政治影响,中国还是有一定的法律制度、证据规则,法官、检察官也都比较专业,一旦有政治影响就不好说了。”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