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国政情

昨天起在北京召开 五中全会将聚焦经济人事变动料不大

与每年3月举行的中国全国两会与五年一度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不同,每年秋天举行的中共中央全体会议并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而是在位于北京西长安街、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京西宾馆举行。这是京西宾馆入口处。(《南华早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据官媒“新华视点”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昨天代表中央政治局向全会作工作报告,并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讨论稿)》作了说明。

本届中共中央委员会的第五次全体会议(简称五中全会)昨天起在北京召开,四天的全会将讨论“十四五”(2021年至2025年)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与内外压力下,中共中央精细制定未来15年的中长期规划,高层将如何因应当前国际局势的考验,备受关注。

分析人士判断,五中全会将聚焦经济和发展,在人事方面出现重大变动的可能性较低。

据官媒“新华视点”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昨天代表中央政治局向全会作工作报告,并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讨论稿)》作了说明。

讨论远景目标并非历次五中全会的固定议程。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向中新社形容,此次五中全会“处于一个大的转折期”,而把2035年作为远景目标,同五年规划统一考虑,是非常重大的历史事件。

按照2017年十九大报告勾勒的路线图,中国要分两步走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从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本周四在五中全会闭幕时通过的这份建议,相信会为十九大所勾勒的路线,提出更具体的规划。北京大学政治学学者杨朝晖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肯定会成为2035年前中共的主要指导思想。

这也是冠病疫情后,中共召开的首次中央全会。与一年前相比,中国面对的国际形势因冠病疫情、中美矛盾等变得更为严峻复杂;北京也在中印关系、台海等问题上面对压力。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师王军受访时向《联合早报》指出,中美之间以“竞争为主、合作为辅”的全面竞合新格局,将成为贯穿“十四五”甚至更长历史阶段的大概率现象。

他也指出,制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重要意义不仅在于具体规划,更在于凝聚信心。至于规划本身,“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相信将是核心理念。

或打破惯例
不设定增长目标

促进核心科技、粮食、能源等领域的自给自足,扩大国内需求,减少对外部市场和技术的依赖将是北京的主要侧重点,必须重点保障中国的发展不受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动荡影响。

按惯例,中国会在五年规划中提出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均增长目标。相比“十三五”规划设定的“6.5%以上”的增速,经济分析师预计,“十四五”规划可能设定一个较低且灵活的增长区间,甚至打破惯例不设定明确增长目标。

王军说,面对潜在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以及全球经济的高度不确定性,新的五年规划有必要且非常有可能进一步淡化GDP增长目标。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全会出现重大人事变动的可能性较低。不过,中共湖北省委原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原书记马国强是否会留任中央委员会,在五中全会后将更明朗。

今年2月,在冠病疫情暴发的背景下,蒋超良和马国强双双被免职。蒋超良是十九届中央委员,马国强是候补委员。

杨朝晖判断,湖北省和武汉市当时更换一把手,相信是出于疫情和舆论的压力,两人最终是否要为疫情承担责任,甚至受到进一步处分,还有待观察。

按中共党章规定,中央委员出缺,由中央候补委员按照换届时得票率的排名依次递补。如果蒋超良被免去中央委员,将会有一名候补委员递补成为中央委员。

三年前中共十九大选举出由204名委员、172名候补委员组成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据不完全统计,从一年前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以来,至少有近50名中央委员、候补委员的职务发生变动。

除了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党政一把手履新,还有数名中央委员的职务调动与香港相关。

其中,卸任山西省委书记、出任全国人大财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骆惠宁,今年1月接替王志民转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后者则出任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院长(正部级)。张晓明的职务则在从国务院港澳办主任,调整为港澳办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正部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