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中建交30特辑

毛大庆的26年新缘情

字体大小:

2015年,毛大庆专程从北京飞抵新加坡,向他心目中的世界伟人致敬,送李光耀最后一程。

随后,他返京创办共享办公品牌——优客工场,成为共享经济的先行实践者。

2015年,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辞世,毛大庆搭夜航从北京飞抵新加坡,专程向他心目中的世界伟人致敬。

这一年,毛大庆入行房地产20年。他感激凯德置地在他任职的15年里,每当他遇到事业发展瓶颈时,总能给予他踮起脚,轻轻一跳就够得着的新岗位,也感念房企前辈王石和万科,让他对行内人所说的“房地产很本土化,外企不可能成为领导者”有了亲身诠释,并见证中国本土优秀房地产企业的实力。

这一年,“大众创新、万众创业”被正式写入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极大鼓舞并感染了毛大庆。他认为这是中国社会价值观转型的开始,对中国的国家命运和前途有着重大战略意义。

面试国大硕士课程 书没读成结下深缘

在新加坡送完李光耀最后一程后,毛大庆返京创办共享办公品牌——优客工场,成了共享经济的先行者。截至2019年9月30日,优客工场在全球47座城市布局185个创业社区。

今年9月,毛大庆在优客工场位于北京阳光100的第一个共享空间,回想自己1993年初到新加坡时的情景,他记得那个年代的一般新加坡人对中国人还不熟悉。德士司机猜不准他从香港还是日本来,后来知道是北京来的青年,除了侃长城,更多是聊中国的亲戚希望海外亲友寄钱回老家。

90年代中国年轻人的梦想是考托福负笈欧美留学,自喻“另类”的毛大庆却只想待在中国。后来中泰合作推出青年交流计划,选拔一批年轻人去泰国工作实习,毛大庆觉得很有意思,申报并入选,在北京大学东语系学了三个月的泰语。

1992年,毛大庆跟着泰国著名华商领袖协成昌集团董事长李文祥在泰国开启实习工作生涯,间中多次随大老板和中国各级官员会面。初涉职场的见识加速了他的职业进阶,也对中国的发展有了直观认知。  

两年后,新加坡与中国携手筹备苏州工业园区项目,两国政府具突破意义的合作,让新加坡进入毛大庆的视线。他获得泰国老板们应允,到新加坡国立大学面试申请硕士奖学金。

从樟宜机场下飞机一路乘地铁到母亲学生在裕廊西的住处,沿途感受到的干净、秩序、和谐、文雅,令毛大庆感慨:“这不就是我心目中的天堂嘛?!”

面试通过了,距离开学还有几个月,不安分的他想找份临时工,本科学建筑的毛大庆,经导师推荐进入日本建筑设计事务所——日建设计,不久后因为负责的项目被亮阁控股相中,成为集团旗下建筑师。

那些年上海进入快速发展期,包括新加坡开发商在内的外企纷纷涌入魔都,1800新元月薪的“香饽饽”让负责外立面设计的毛大庆不忍放弃职场历练。直到今天,已是博士后的毛大庆还收到国大的电邮,询问他是否有意续念当时未开启的硕士学业。 

毛大庆曾在网络日志中说,1992年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提出“向新加坡学习”后,新加坡意外地成为他的“第二个故乡”,他把近距离对新加坡的观察和亲身体会写成《一口气读懂新加坡》(2011年出版),成为向中国人全面介绍新加坡的中文读本。

新加坡人职场素养好

毛大庆告诉《联合早报》,新加坡人勤奋,写字楼工作日晚间11点灯还亮着,周末不介意加班,做事有规划,职场素养好,尊重法律法规,国际化程度高,社区居民融合,“感受得到发展的先进”。 

年轻精力旺盛的他在上海边工作边念书,考取注册建筑师,过后加入凯德置地,2000年至2002年1月任雅诗阁集团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之后任凯德置地中国控股集团北京地区常务副总经理、环渤海区域总经理等职务。

和李光耀的五次“相遇”

毛大庆珍藏的老照片中,有几张是和李光耀同框的,他称赞李光耀是具有卓识远见的伟大领导人。

1996年,毛大庆父母杜祥琬(中国“两弹一星”研制核心科学家之一)和毛剑琴到新加坡探亲,一家人在克拉码头吃饭,刚巧李光耀和一名随从经过,毛大庆一家和周围用餐者都起身向老人致意,李光耀挥手报以微笑,留下了“第一面”平实的印象。

2008年,毛大庆和李光耀有两次近距离接触。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前夕,李光耀通过新加坡驻华大使馆,邀请毛大庆父亲杜祥琬,以及时任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经济学家许小年等经济和科技界专家餐叙,毛大庆陪同出席。

三个多小时宴席间,中方宾客问李光耀为何推崇双语,却不和大家直接说中文。李光耀回答,他完全可以跟大家讲中文,但在正式外交场合,觉得还是要用最熟悉的官方语言来表达对宾客的尊重,而英文表达也更为准确。李光耀也在席间赞扬中国进步快。

钦佩李光耀惊人洞见和预判

同年10月,李光耀出席凯德置地北京来福士中心奠基仪式,毛大庆作为凯德置地环渤海总经理,为他讲解建设进度,用英语翻译兼解释中国当代艺术家、也是北京奥运福娃设计者韩美林为他题写的“宿德显正”四个字。李光耀用华语念了一遍,“他听得似懂非懂,说这个好深奥”。

第四次是在2012年,毛大庆和一个小规模的中国企业家代表团在新加坡拜会李光耀,毛大庆记得那时老人说话语速虽慢,对时局变化却有着惊人的洞见和预判,“好似开了天眼”,令人钦佩。 

这一别,毛大庆最后目送老人,是在送殡沿途。他写了封感谢信,夹在《一口气读懂新加坡》书中,和市民自发送来的花圈等摆放在悼念的帐篷里。

共享经济消化存量 符合社会发展方向

回到北京后,46岁的毛大庆从万科高级副总裁任上离职,创办优客工场,投身共享经济,让自己的前东家凯德置地、万科都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加速跨区域社区间的数字化联通。

2020年,一场冠病疫情肆虐全球,湖北武汉最早封城,中国接着成为最早从这场全球大流行中复苏的国家之一。新加坡的四个优客工场社区,也成为政府机构、企业疫后应急方案的备选。

今年9月,优客工场全球范围内28城新增会员企业300余家,达成五家新场地合作。新增会员主要集中在深圳、北京、厦门、昆明等城市。在深圳和北京,共有三家两三百人的大型企业团队入驻。

疫情改变人们的工作生活习惯,也让很多人重审业务模式、市场规模和商业策略。

毛大庆认为,共享经济作为一个泛概念,盘活各个维度的存量资产,让闲置资产发挥最大效益,符合社会发展方向。当移动互联网、电子支付打破原有的想象束缚后,绿色循环经济中的好大一部分,都将和共享经济发生关联。

他说,趋向便利、共享是人类的天然属性,传统的商业写字楼也在改变运营思路。“(规模小的公司只有)三五个人怎么租你的办公室?这一批用户你就服务不到了,弄几层共享办公出租工位,就能为初创小企业提供多一个选项。”

在和病毒共处的当下,毛大庆说,国际大循环动能明显减弱,中国只有最大限度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才能带动国际大循环转动。国内大循环能否畅通,关键在于释放民众消费意愿和能力,通过降税等方法降低生活成本,并同步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提升科创能力。

毛大庆认为,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国家,面对像中国一样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人口出生率断崖式急降和老龄化急升是横亘在中国未来路上“最大的一座冰山”。

解决医疗资源不足,提升公共资源均等化,可以帮助缓解医患矛盾,发展普惠养老,但实现这些并非易事。

与此同时,中国需要重新审视科技创新生态系统的目标、任务、结构和资源配置是否符合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要求,既要尽快弥补关键技术短板,又要加快锻造关键技术的“长板”,形成与之相适应的科技创新模式。

珍惜新中关系互学互鉴前行

正是有了李光耀和邓小平惺惺相惜和相互学习的精神,才有毛大庆等人在新加坡的发展。站在后疫情时代,新加坡能否继续保持先进性,保持小国在国际社会一定的话语权,是对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挑战。世界能否继续和平与繁荣,也是对世界各国领导人定力、洞见、预判、前瞻性和把控力的考验。

毛大庆说:“现在年轻人非常容易接受西方普世价值,如何让年轻人在情感上、文化价值观这些更广泛的方面,保持与祖先国家足够的情感尊重和亲近,确实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

“新加坡虽是弹丸之地,却极其重要。”他说,中国领导人对新加坡应该有充分的胸怀和包容,而新加坡要发挥领导班子的集体智慧,既保持中立性和独立性,又要维系与中国千丝万缕的关系,还要和西方社会保持相对独立又有默契的关系。

无论是出于文化情感,还是新加坡在东南亚地理及地缘政治的特殊重要性,毛大庆认为,中国政府都有足够的理由维护好中新关系,多一些求同存异,而不要对新加坡的一些非原则性的选择过于吹毛求疵、敏感及玻璃心。

新加坡是中国走向国际化一面镜子

尽管中国在移动互联网、科技创新方面发展速度超过新加坡,但在毛大庆看来,作为独立国家的新加坡永远是东西方文化的结合体,是中国走向国际化的一面镜子。“中国应该把新加坡当成企业走向国际化的重要港口或者试验田,大力推进对新加坡的开放和深度交流”,毛大庆说:“当经济上融合了,双边关系也就有了维系的基础。”

(本版由优客工场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