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中国若不调整体制发展 恐难脱中等收入陷阱

曾任职于卡特政府国务院、国安会的美国知名中国与亚洲事务专家沈大伟(台上者)11月30日在台北出席研讨会。 (缪宗翰摄)
曾任职于卡特政府国务院、国安会的美国知名中国与亚洲事务专家沈大伟(台上者)11月30日在台北出席研讨会。 (缪宗翰摄)

字体大小:

美国知名中国与亚洲事务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台北出席研讨会时提出,中国正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困境,如果不调整当前政治体制,未来问题只会加剧。

沈大伟过去曾任职于美国卡特政府的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现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埃略特国际事务学院教授、中国政策研究项目主任。

他星期四(11月30日)在台湾官方主办的国际研讨会发表专题演讲时指出,相较于邓、江、胡的改革开放时期与充满活力社会,中国社会现在弥漫不确定感;而在中共二十大报告中,提及“安全”的次数也远多于“发展”,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安全化”。

沈大伟认为,这显示中国的领导人与政权其实非常不安全、不自信,“看到的是恶魔与敌人无所不在”。

他也提到,大陆经济正陷入停滞与萎缩,地方债务高涨、出口下滑;私营企业和大型科技公司更受到监管打击,充斥着必须仰赖外部补贴才能生存的“僵尸企业”。

沈大伟指出,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展到当前这个阶段的关键课题,绝对就是政治与经济间的关系。若要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实现现代化发展,政治制度必须发挥促进作用。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的经济高速增长,并在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后,发展陷入停滞状态。

沈大伟引用经济学者阿杰莫格卢(Daron Acemoglu)与罗宾逊(James A. Robinson)在《国家为何失败》(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一书中的观点,强调必须脱离“榨取式国家”,成为“包容式国家”,才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沈大伟指出,依照这个标准,中国需要转变为非个人集权的国家,且要更具回应性、包容性、妥协性、透明、去中心化。但他认为,中国在过去10年已经放弃这条道路,并进入萎缩、僵化的阶段。

因此,他研判,如果中国不调整当前的政治体制,这些问题未来只会加剧。

另外,对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星期三(11月29日)以百岁高龄过世,沈大伟在会中应询时形容,基辛格是开启美中关系大门的人,并强调他与卡特共同为美中关系作出的贡献,胜过任何美国人。

沈大伟也提到,自己一直对基辛格写了多本具有洞察力的书感到敬畏,而基辛格今年甚至刚推出了一本关于人工智能的书,“这是一位百岁老人,正在试图理解人工智能”。

沈大伟强调,基辛格的书绝不是由写手代写的,“我曾与他谈论过这个问题,并认识与他合作的人。他们和其他研究助手一样,协助他进行研究”。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