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现场:告别疫情 北京方舱变民宅出租

字体大小:

“一开始有种奇妙的感觉,像又被隔离了一样。但习惯以后,就觉得没什么。”

北京金盏七彩家园的住户马识路(20岁,学生)坐在狭小的合租房里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房间乍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望出窗外,整齐排列的方舱建筑映入眼帘,抬头一看,则是有别于一般房屋的条纹铁皮天花板。

北京金盏七彩家园总面积约28个足球场大,有4910个单位,九个楼栋群分别漆上红、橙、黄、绿等七彩颜色。(黄小芳摄)

这些独特的建筑结构提醒着他,这里曾是见证中国特殊防疫历史的隔离方舱。

金盏七彩家园是2022年年中建设和启用的隔离方舱,疫情期间累计接待了3万8000多名隔离人员。中国松绑防疫政策后,各地政府为方舱寻找后续处置方案,七彩家园被改造为人才公寓,并在2023年9月底开始对外出租。

这些单位专门用于解决新市民和年轻人的住房问题,月租只要1200元(人民币,下同,228新元),最短的租期为半年。

这个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的小区如今有4910个单位,每个单位18平方米,房内设有独立卫生间、冷气,以及崭新的床、电视和沙发。小区的住户以年轻学生和北漂打工族为主。

马识路2023年11月搬进由隔离方舱改造而成的金盏七彩家园小区,他和室友每月分摊房租和水电网费,每人不到800元人民币。(黄小芳摄)

马识路是最早搬进七彩家园的住户之一,他2023年11月在朋友的介绍下,搬到七彩家园和朋友合租套房。

马识路2022年底曾因接触冠病患者被送到方舱隔离;疫情期间,他也曾打工做过“大白”(防疫人员)的工作,在封控小区送饭。

马识路用稀松平常的语气,描述疫情期间的经历,对于方舱改建的套房,他没有任何忌讳。

马识路坦言,在第一次看房后就对七彩家园的环境很满意,完全没有考虑看其他小区的套房,就立马决定入住。

“方舱没那么危险,只要做好防护就没问题。而且这里都消完毒了,疫情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不可能再传染了。”

金盏七彩家园地点偏僻,小区内超市、食堂、健身房等设施一应俱全。(黄小芳摄)

最大卖点是租金低廉

低廉的租金是七彩家园的最大卖点之一,对马识路这样的学生群体而言,这也是除了学校宿舍外,少数负担得起,并且屋况近乎全新的套房。

加上额外的水、电和网络费,马识路和室友两人分摊下来,每人每月只需花费不到800元。相较之下,七彩家园一带其他供整租且房间状况较好的一房式单位,租金大约从2000元起跳。

七彩家园小区内还设有健身房、超市、保安和食堂等设施,食堂一顿饭一荤一素只要15元。曾严禁携带宠物的隔离方舱,如今甚至能养宠物。

金盏七彩家园属于保障性住房,除了低廉的租金,食堂的食物价格也较便宜,一荤一素只要15元人民币。(黄小芳摄)

目前入住率仅十分之一

尽管设施一应俱全,七彩家园目前入住率只有约十分之一。采访当天正好是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低温天气,小区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呼啸的风声让小区显得更加寂静。 

金盏七彩家园目前入住率只有约十分之一,不少楼栋仍完全空置,空房间里摆着崭新的家具。(黄小芳摄)

作为隔离用途的方舱,一般都设在离市中心较远的地点,偏僻的地理位置在疫情后成为方舱再利用的一大挑战。 

七彩家园位于北京五环外,距离最靠近的地铁站有足足八公里。为解决交通问题,七彩家园提供来往地铁站的接驳服务,但不少租户通过电动车等代步工具出行。 

马识路曾向同学推荐七彩家园,他每天骑电单车上学,车程只要15分钟。“但是我大多数同学都不骑车,他们有考虑过这个地方,但对他们来说还是比较远。”

房间的隔音较差、冬天太冷等问题,也是七彩家园令房客望而却步的原因。在房里采访不到半小时,记者即便穿着羽绒服,也冷得双脚不禁颤抖。

曾严禁宠物的隔离方舱,如今允许住户养宠物。(黄小芳摄)

目前大二的马识路打算在七彩家园住两年,直至毕业。但下一个冬天他考虑暂时搬回学校宿舍,“这里比较适合春、夏、秋的时候居住”。

七彩家园大部分区域都已拆除防疫标志,但租户在入住时签署的知情同意书中,仍列了一项特别的条款——项目房屋建设初期为朝阳区疫情集中隔离观察用房,如遇疫情、不可抗力等因素,政府可能会紧急征用该项目,租户所租住房如遇该类情况,应无条件配合腾退。

金盏七彩家园办公楼内仍留着疫情相关的展示板,小区其他区域则已拆除大部分疫情相关的告示牌。(黄小芳摄)

此外,仅用20天就完成建设的七彩家园,具体能使用多久,也没有明确说法。

一名七彩家园工作人员受询时,模棱两可地回应:“在这儿住三五年都没问题……一般情况下不会出这么大的事,这几年我们都希望安定,不再出现那种情况。”

方舱何去何从一度是舆论焦点

中国2023年初放宽防疫政策后,斥巨资建设的方舱隔离设施何去何从,一度成为舆论焦点。

有研究报告指出,参考福建古田、莆田、湖南长沙、浙江温州、山西朔州等城市的数据,全新建设的隔离设施,单个床位的成本很可能超过9万元。

济南是最早实现方舱再利用的城市之一,2023年1月已经把方舱改为人才公寓,成为部分地区参考的改造模式。除北京外,浙江温州也把当地的隔离设施改为保障性租赁住房,用于解决住房问题。

但并非所有方舱都能用这个一石二鸟的再利用方案。河北邢台市宁晋县2023年考虑把方舱改造成养老机构,但由于方舱设施建筑结构抗震设计等安全指标不达标、消防设施及适老化改造难度极大等问题,相关方案已被否决。

2023年7月,海南儋州市政府则是以1300万元招标拆除方舱,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俄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项目教授纪骏辉受访时分析,方舱在设计时,就不是作为长期建筑使用,地方政府要后续再利用,就得在加固和改造方面再投入一笔花费。

纪骏辉也指出,大部分方舱地点偏僻、人们对方舱的负面印象等问题都加剧了地方政府再利用方舱的难度。此外,一些城市原本就面对住房和办公设施过剩的问题,在这些地区把方舱改造成民用或商用设施,可能加剧原有房地产供应过剩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