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世纪:陨石撞地球》 疯狂的老朋友

“天体物理学家巴克”(上图)与其配音演员奈尔·德葛拉司·泰森(下图)。

文⊙吴锦汉

《陨石撞地球》

最棒的惊喜之一,在于它抬出了原本在第三集结尾从此长隐地底的超经典英雄——黄鼠狼巴克(Buck)来壮大阵容。毋庸讳言,这是笔者最最喜欢的动画人物之一。

长寿动画电影系列《冰河世纪》今年推出第五部作品——《冰河世纪:陨石撞地球》(Ice Age: Collision Course),感觉依稀有如辞世数年的老同学在夜半风雨声中忽然叩门来访。

影评界普遍的反应,以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翻来覆去,早就已经玩到全无新意了,别再来了!”最新的第五集已是加倍炫目狂放,加倍热闹;除了史前异兽之外还穿插飞碟、电磁风暴及神秘预言,角色极尽奇想(尤其是居住在水晶异域中长生不老的兽群),从地底一直闹到外太空的九大行星,抗争的对象升级为根本无可抵挡的世界末日级大陨石 …… 但整个系列诚然早就应该在第三集之后好好安息了。

在笔者看来,2009年的第三集(前译《冰原历险记3:恐龙现身》(Ice Age 3: Dawn of the Dinosaurs))实为系列的顶峰,节奏完美,意趣隽永,是名符其实的百看不厌,连松鼠“鼠奎特”(Scrat)对橡果一以贯之的执迷都出现了可喜及意味深远的转折(而不是一味调高暴力指数来满足观众的虐待狂心理)。到了2012年令人愕然地推出第四集(前译《冰原历险记4:板块漂移》(Ice Age: Continental Drift)),却完全是赶搭《加勒比海盗》(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电影系列的便车,跟风逐利的商业化味道太过呛鼻,我们称之为“不堪入目”“狗尾续貂”亦不为过。眼前的《陨石撞地球》虽然没能注入新的生机,但至少整体质量有些回弹。

老实说,《冰河世纪》看了14年之久,怎样也曾经笑过、紧张过、为之叹息过。我想,对于一些观众,它仿佛已经成为一个爱玩闹却又有点死而不僵的故人。从这个角度而言,看到新的《冰河世纪》电影,怎样都会有一丝欣喜、一点包容,若无大过则不愿苛求。影评人的冷眼毒舌,至此可以休矣!

100%癫狂,100%乐观

“老朋友”里头另有一位“老朋友”不得不提。

《陨石撞地球》最棒的惊喜之一,在于它抬出了原本在第三集结尾从此长隐地底的超经典英雄——黄鼠狼巴克(Buck)来壮大阵容。毋庸讳言,这是笔者最最喜欢的动画人物之一。巴克的形象当初显然以《白鲸记》(Moby Dick)的亚哈船长(Captain Ahab)为本,加以转邪为正,集癫狂、冒险精神、侠义之心、强悍、智慧、举重若轻之潇洒以及罔顾理性之莫名乐观于一身。这一独眼怪侠无疑是第三集的灵魂人物,第三集因为它的光辉而足以传世不朽;它甚至可算是贯穿整个《冰河世纪》系列的某些重大精神内涵的核心代表,当年以永远告别朋友们作为终结,委实为我们留下了无穷的余韵。《陨石撞地球》这次不仅安排巴克与大伙儿重逢,再创惊险奇迹,也成功延续了它的精彩表现,令人欣慰。

巴克的怪咖特质在此有进一步的发挥,显现为“天体物理学家巴克”“毕达哥拉斯(古希腊哲学家)巴克”及“机械人巴克”三位一体的内在人格,绝对匪夷所思。当中的“天体物理学家巴克”特别有趣,其样貌与神态不仅以现实中的美国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奈尔·德葛拉司·泰森(Neil deGrasse Tyson)为本,而且还真的由这位科普明星担任配音演员!这应该是近年来比较出格的动画配音人选了。

敢不敢突破

平心而论,《陨石撞地球》并没有完全舍弃成就一种实质突破的意图。至少在将近结尾时,它一度欲以相当凄凉的别离来打破“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套路。然而,它最终还是不敢,硬是回归欢喜大团圆的结局。

其实,《冰河世纪》的每一集故事大抵都隐含着一抹悲剧色彩,但它永远不敢将此落实到底。(别的且不说,君不见剧中的动物们永远徘徊在冰河时期的物种大灭绝的边缘,却又未曾让我们看到最终无可避免的集体灭绝?)或许,观众是来买欢笑的,在潜意识中不希望在观赏《冰河世纪》之时还得承受类似现实之所见的悲情冲击。尽管如此,假如将来《冰河世纪》仍有续集,并且又具备自我突破的决心与胆识,把悲剧(比如集体灭绝)落实始终会是一条很不错的出路。与此同时,不如也让“鼠奎特”不停追逐橡果的永恒戏码(亦即是暗喻人性之贪嗔痴的永恒戏码)画上休止符,让这只14年来锲而不舍的松鼠终于追到橡果,在紧抓着不放的狂喜时刻中与大伙儿共同灰飞烟灭。让一切归零,让零归于一笑,哭笑合一,谁说不可以呢?

三位一体的巴克会点头的呀。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