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唱着的歌》无缘进入金马奖竞赛

巫启贤(中)在本地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中,是台湾观众较熟悉的面孔之一。(档案照)

第53届金马奖将于10月1日公布竞赛片入围名单,不少电影前阵子都赶上报名。不过口碑叫好的本地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已确定无缘竞赛。

口碑叫好的本地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无缘进入金马奖竞赛。

《我》去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放映,口碑叫好,今年3月嘉华公映后也细水长流,五个拷贝放映6周取得约14万元,票房成绩不俗,后来也在黄金戏院放映。《我》在上海电影节的放映也爆满,受到肯定。大家普遍对赢得口碑与票房的《我》抱予厚望,希望它有望入围第53届金马奖的最佳纪录片竞赛,然而,《我》已确定无缘竞赛。

导演邓宝翠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早已心里有数,因为她去年到台湾处理一些事时,托一名在台湾念大学的《我》幕后工作人员的安排,在当地举办了一场小型的《我》放映,安排一些当地音乐人与纪录片导演包括《看见台湾》的齐柏林等前去观赏,从他们的观后感,她多少了解到两地文化的落差:“观众比较熟悉纪录片中的林俊杰、孙燕姿与巫启贤,对本地新谣的发展并不认识。”因台湾的民歌多少带动到本地的新谣,有的观看者还认为,为什么《我》不多谈一些与台湾的关系。

《我》将在金马展放映两场

台湾本身拥有缤纷的娱乐文化,言论自由,百无禁忌,台湾人有社会与政治上的挣扎,台湾的民歌也耀眼,他们有红到海外的知名艺人,相比之下,新加坡就弱了很多。台湾人对新加坡的缺乏认识也很平常,邓宝翠透露,有的台湾人是在看了《我》后,才惊觉新加坡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因为他们以为我们华人多,是讲华语的地方。

虽无缘问鼎金马奖,《我》将在金马展上放映两场。《我》记录了本地上世纪80年代学生,在校园里自弹自唱蔚然成风的现象,回溯1980年至1990年新谣从萌芽,到渐入巅峰10年光景里的新加坡时代背景、语文文化与社会的变迁。通过熟悉的旋律,动人的画面和访谈,让观众认识与重温新谣的发展,回味昔日的青春。

前阵子本地英文时尚杂志“Her World”投选“本地最爱”导演,《我》的邓宝翠当选。她接下来将筹备狮城版《我的少女时代》,她透露目前在写剧本,她说:“到时应该会在6月或12月开拍吧。”挑这样的日期,因为是学校假期,她不排除在学生群物色演员。

寄望陈天文与梁志强

第53届金马奖将于10月1日公布竞赛片入围名单,不少电影前阵子都赶上报名,包括前阵子在本地放映的《六弄咖啡馆》,赵德胤执导、柯震东演出的《再见瓦城》,钟孟宏新片《一路顺风》,桂纶镁主演的《德布西森林》与《美好的意外》,王大陆主演的《一万公里的约定》,以及陈天文演出的《Unbelievable先生》与梁志强所导的上下集《我们的故事》等。王大陆与柯震东这对好兄弟更希望能双双入围并争奖。金马奖将于11月26日举行颁奖典礼。

本地导演陈哲艺是金马53形象广告的其中一个导演,陈导具心思请了台湾男星张震重返《牯嶺街少年杀人事件》的场景,并与25年前的“小四”重逢。金马奖最佳导演钟孟宏的《一路顺风》是开幕片,《一》由香港喜剧天王许冠文主演,甫入选多伦多影展。闭幕片则是赵德胤进军威尼斯影展的《再见瓦城》,导演爱将吴可熙和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得主柯震东将以脱胎换骨的表现,为影展画下精彩句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