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广仲写歌提醒自己放下手机

卢广仲曾经是低头族,当他发现自己因此跟亲友的距离越拉越远,就写了新歌《手机仔》提醒自己要放下手机。

台湾歌手卢广仲7日接受本地媒体长途电访,宣传新专辑“What a Folk”。新专辑其中一首《手机仔》,就是他写给自己作为警惕的作品。

他说:“我曾经是低头族,沉迷于手机游戏,最夸张的是,晚上关灯后还在玩,早上起来不是先刷牙,而是先玩手机游戏。回想当时着迷手机游戏的日子,家人和朋友都离我很遥远。比如,我回家后,母亲跟我说话,我却在低头玩手机游戏,根本不记得她说了什么。那样的我,其实忽略了身边美好的事物。”

如今,卢广仲成功摆脱当低头族,在跟朋友聚会上如果碰到朋友玩手机,他还会播《手机仔》提醒朋友。难怪他笑说:“这首歌很好用!”

当全职歌手感觉茫然

卢广仲在2008年推出第一张专辑《100种生活》,2009年获得第20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奖”及“最佳作曲人奖”。2012年,他推出第四张创作专辑《有吉他的流行歌曲》后,隔年入伍服役一年,2014年2月退伍复出后陆续有发行单曲。

新专辑“What a Folk”距离上一张完整专辑隔了四年,卢广仲透露自己在这期间经历很多,首当其冲是身份的转变。

他说,当初推出第一张专辑时还在念大学,以学生身份出专辑感觉像打工,好玩也蛮轻松。

“后来,我去当兵,退伍后要适应新生活,以全职歌手身份做音乐有些茫然。音乐变成我的工作,有更多的自由时间却不懂怎么安排,得失心更重。”

“出走”找创作灵感

在调适新身份的同时,他又碰上创作瓶颈。

“以前念书的时候,我可以从跟同学的聊天和聚会寻获灵感。现在,大家长大了,生活圈子小了,更多时间是自己在家里,局限了灵感来源。”

曾有报道写道,卢广仲因陷入创作低潮期而变得很颓废,没事就在家喝酒?

对此,他笑说:“没有酗酒,只是想学一些摇滚歌手那样每天喝点啤酒,而且也没有喝醉。”但他发现喝酒对创作并没有帮助,于是选择“出走”。

“那是我人生最疯狂的事,临时决定从台北走到台南。一路走着没有找到灵感,而是很累又得憋尿。但我走完后回到家觉得自己很幸福,有自由想走就走。有的同学是上班族,他们生活都被工作绑死,这使我之前的坏心情和埋怨都消失了。”

不介意相亲结婚

解开了之前的茫然感,卢广仲目前有延续香火的重担。

有记者问到他的感情世界,他笑称自己总是走暗恋路线,就偷偷在旁边看着暗恋的对象。倒是他的父亲开始为他的终身大事着急,因为卢广仲是唯一的儿子。卢广仲也抱着开放的心态说,如果父亲安排相亲,他不介意,“我有同学的姐姐相亲后结婚,现在夫妻感情很好,又有孩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