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燕姿摸黑到幽静地点录音

本地歌手孙燕姿希望通过新音乐把歌迷带进充满幻想的想象空间,因此38岁的她三更半夜摸黑到几个幽静地点录音,她说过程既好笑又有探险精神。

为了新迷你专辑《彩虹金刚》,本地歌手孙燕姿三更半夜摸黑到新加坡几个幽静地点,原来是为了……

她接受联合早报电邮访问时透露:“这次重新诠释了《克卜勒》这首歌,为了让它有一种弥漫在开阔天空中的氛围,我们特地找了新加坡四个不同地点,就为了录制最适合的没有车声污染的环境声!而且都是深夜去录音,乌漆麻黑的,过程既好笑又有探险精神。虽然说不上辛苦,但也花了蛮多人力和时间来完成。最后所选择的地点为汤申,靠近新加坡岛屿乡村俱乐部。”

“不设限,没包袱”

孙燕姿不久前在Apple Music推出《彩》,这是她继两年前的专辑《克卜勒》(Kepler)之后的新作品,以“孩童”(child)为主题,收录五首歌。此外,苹果也特别请美国得奖纪录片导演Mai Iskander飞来新加坡,执导孙燕姿的专辑纪录片,并在Apple Music独家推出。据知,纪录片分四部分,孙燕姿在里面谈到了新EP歌曲的选择,当了妈妈后对音乐歌唱的影响,以及回顾她的歌唱事业等。

“自己最初的想法是觉得五首歌的作品是不够完整、不够成熟的一个做法。正当自己有些辩解推辞的理由时,我们觉得,只要拥有一个很强的概念,这个企划就能成立。结果就酝酿出了‘孩童’这个主题。这个概念既没有设限,也没有预先的包袱,感觉用这个模式发行反而有一种兴奋感。于是我和制作团队就立马开案,紧锣密鼓地完成了它。目前的成绩单还不错,我们即将聚餐庆祝!”孙燕姿解释为何要用跟以往不同的方式推出专辑。

主题精神包含自由

38岁的她希望通过新音乐把歌迷带进充满幻想的想象空间,回到单纯的自己。问她是否觉得自己长大的过程中失去了一些童真,她笑答:“ 哈哈……我不会去想到底失去了什么,只觉得每一个阶段的人生可以多么精彩都由自己决定。有时它必须沉静,有时它必须欢呼,有时灰暗,有时明亮,而我庆幸地参与其中。”

除了《彩虹金刚》是新歌外,另外四首是翻唱歌曲,包括《克卜勒》,梁文福的作品《童谣1987》,已故音乐人蔡蓝钦的《这个世界》,以及美国摇滚乐团“枪与玫瑰”1987年成名曲“Sweet Child o’Mine”。

《童谣1987》和“Sweet Child o’Mine”,前者曲风简单温柔,后者充满摇滚激情,为什么要选这两首风格不同的歌?孙燕姿解释:“Child不一定代表childish(幼稚)或childlike(像小孩),主题精神也包含了自由,庆祝生命的玩乐气氛。此外,我们也借用了梁文福老师的《童谣1987》来探讨及探索一些更深层,作为‘孩子’的意义所在。当期盼变成了压力,追求完美的过程变得没有意义的时候,成人是否可以多思考生命的真正价值。”

孙燕姿特别为所有歌曲重新编曲,并邀亲朋好友大合唱“Sweet Child o’Mine”,老公和儿子也难得为她献声。私生活低调的她,怎么会想到与家人一起合作?她答:“我确实喜欢私生活与工作分开,但这次可以边工作边和家人一起,是难得的享受!我没有多想,纯粹好玩。”

问及下一个事业和家庭计划,孙燕姿只说:“事业计划跟着家庭计划,随缘之中带一些努力。具体一点的话,新专辑已开案,大家敬请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