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小怪, 有何器量?

  无论属于什么领域,创作者的器量如果只限于“大惊小怪”,欠缺浑厚的精思深虑,《魔诡》便是足以为诫的榜样。

德国哲学大宗师康德说过:“人类是如此的自我迷恋,以至于把自己视为上帝所设的各种设置的唯一对象。……我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却想成为它的全部。大自然粗实的一面的完美有何法则,我们一概以为无须考量,一切只须面对我们而设置得妥妥当当。人类认定:世界上方便我们、愉悦我们的一切仅是为了我们而存在;自然界若有对众人造成不便的任何变动,只会是为了惩罚、危害或报复人们。”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