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忆仁:听雨

年底了,雨开始不定时地下,有时夜袭,有时清晨过境,要不就是午后夹风而过,让街道旁呆傻的树像极被溅洗的无辜路人,脸绿湿漉地无奈伫立。

12月的雨,是年度压轴登场的传统旋律,想起从前听歌时一轮春夏秋冬交替,漫天风花雪月轮唱,它最让人感到亲切熟悉。也许因为看得见,触得了,淋得着,好多冷冷风里有雨的歌会在这季节不经意飘进思忆,时而温柔偶尔狂野,伴随渐趋冬眠的心绪,轻轻涌现。

谈到雨歌大都非常爱情十分电影,唱起来诗情画意,听下去浪漫美丽。优美词曲加些许柔情蜜意或离愁别绪,短短几分钟就占据很多人数十年的歌忆光阴。这些古今依然,诉说悲欢人生的喃吟,是使人暂脱现实的浮动音符,承载过去,冻化青春,印证大自然陪岁月一起成长的点滴。

巨星、校园民歌都爱雨

上个世纪以雨成歌的曲目众多,如 《濛濛细雨忆当年》《寒雨曲》《泪的小雨》《烟雨斜阳》《又是细雨》《流水年华》《雨中徘徊》《丝丝小雨》《雨的旋律》《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小雨打在我身上》《是雨是泪》《大雨》《雨一直下》《分手总要在雨天》等。演唱的歌手几乎都是华语乐坛巨星,凭着他们的魅力,一首首雨的歌被传唱珍藏,多年后仍是听歌人心中不褪色的絮语,萦绕耳际。

七八十年代崛起的校园民歌,曾被罗大佑唱成:“风花雪月之,哗啦啦乎,所谓民歌者,是否如此也?”感觉上,校园民歌对雨的诠释更清纯梦幻, 《小雨中的回忆》《雨中的故事》《走在雨中》《抉择》《把思念托付小雨》《花雨伞》等,应该都是那个年代莘莘学子陶醉追捧的诗情小品。

间中冒出了个生活歌手王梦麟,用充满草根气息,调皮写实又风趣的手法写出《雨中即景》,瞬间让这首歌如德士般穿街走巷,唱响四方。王大哥曾自豪地说,他是用小市民的心声写出了国民型的大红歌。

有趣的两首卡拉OK雨歌

有个时期卡拉OK如火盛行,我曾在小播放室每天负责播歌,在字正腔圆与五音不全的歌声与喧闹声中追逐着跟音乐有关的梦。卡拉OK里有两首雨歌较有趣,一首是福建歌《一支小雨伞》,这首日本翻译曲明朗轻快,以小雨伞带出恋爱的喜悦,有些顾客兴起还把雨伞拿上台当道具边舞边唱,自娱娱人。

另一首卡拉OK“国歌”是刘家昌写的《在雨中》,这首歌点播率非常高,除了好听好唱,最重要它是男女合唱的情歌,在以歌会友,社交功能非常显著的场所,它成为最佳联谊歌曲,扮演情感的桥梁。但后来我发现许多唱着《在雨中》的伴侣,往往经过一段时日,自然换唱另一首卡拉OK命运合唱曲《无言的结局》。

有人说歌是“光阴的故事,在四季轮回里轻轻游唱。”匆匆一年将过,岛国一雨成秋的迷濛重复飘旋,冷冽天宇中,往事在岁末之际涌起又沉淀。雨季里听雨,湿润的是心情,仍得走过的是又一个弃旧迎新 。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