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Marion Cotillard与Michael Fassbender 欧洲演员逆袭好莱坞

曾经,欧洲演员在好莱坞电影中只能扮演恶人、变态狂等。如今,欧洲演员不仅在好莱坞站稳一席之地,并且担任主角。法国女星Marion Cotillard与德裔爱尔兰男星Michael Fassbender便是逆袭好莱坞的佳例。

10多年前,《卫报》影评人约翰派特森控诉:“我们廉价的英国演员漂洋过海去干脏活,演恶人、变态狂,甚至是美国坏蛋。与此同时,他们那些贵得要命的天才演员来到我们这里,狮子大开口地搞走我们一大票英雄角色。无论在哪边,我们都是输家。”

10多年后的景观呢?英国演员就像在蛋糕上捡草莓一样挑走了美国人的角色。在好莱坞,除了美国演员,要数英国帮与澳大利亚帮最强大。作为电影历史悠久的欧洲国家例如意大利、法国与德国,演员要在好莱坞出头,并不容易,然而奥斯卡影后——法国女星Marion Cotillard(玛丽昂歌迪亚)与威尼斯影帝——德裔爱尔兰男星Michael Fassbender(麦克法斯宾达)却逆袭好莱坞,不断在好莱坞电影演出男女主角,而且往往也不必在电影中演坏人。

玛丽昂与麦克在澳洲悉尼为最新好莱坞电影《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接受了《联合早报》的访问,讲得一口流利英语的玛丽昂说:“我觉得自己颇幸运的,好莱坞之路走得还顺。”

玛丽昂:不必争破头立足好莱坞

41岁的玛丽昂出身演艺世家,18岁演出电影,凭法国知名导演卢贝松所制作的“Taxi”系列电影而走红;2003年的爱情浪漫喜剧“Love Me If You Dare”见识到她的调皮可爱;同年演出美国鬼才导演Tim Burton(提姆波顿)的《梦幻人生》(Big Fish);2008年凭法英捷克联制的《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摘下奥斯卡影后。片中诠释法国香颂天后艾迪琵雅芙传奇人生,从年轻演到老。玛丽昂参与的好莱坞大制作包括《蝙蝠侠:夜神起义》(The Dark Knight Rises)与《潜行凶间》(Inception)等。

玛丽昂透露:“我从没想过搬去美国,并在那里建立事业。”她不讳说:“我从小就看好莱坞电影,是我成长的部分文化。我后来有机会与美国人分享我的电影《玫瑰人生》,电影反应不俗,我也奇妙地获得奥斯卡影后,开阔了我的美国市场,接着我与Michael Mann(麦克曼)合作《头号公敌》(Public Enemies),更进一步提升我的机会。我很幸运不用争破头就能在美国拍片。”

《联合早报》记者受邀到澳大利亚悉尼访问《刺客信条》男女主角麦克法斯宾达(左)和玛丽昂歌迪亚。(霍士电影提供)

麦克:演员是奢侈工作

39岁的麦克在德国出生,父亲是厨师,母亲是爱尔兰人,两岁随家人到爱尔兰生活,入行时拍摄电视剧与电视电影,后来参与好莱坞导演Zack Snyder(扎克辛德)的《战狼300》(300),鬼才导演Quentin Tarantino(昆丁塔伦提诺)2009年电影《恶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才让麦克打开美国知名度。麦克后来演出大制作《X战警:异能第一战》(X-Men: First Class)等,也凭英国黑人导演Steve McQueen(史提夫麦昆)富争议性电影《羞耻》(Shame)里的性瘾者摘下2011年威尼斯影帝。他今年也凭《乔布斯》(Steve Jobs)的乔布斯入围奥斯卡影帝。

麦克说:“欧洲很多演员因为语言障碍去不了好莱坞。虽然我受到的认可来得迟,但我还是幸运的。”他认为当演员是奢侈的工作,须要得到很多人帮助。

麦克在《刺》演出罪犯卡伦,获得重生机会,出现在阿布斯特戈工业的试验室,成为苏菲亚(玛丽昂饰)与父亲亚伦(Jeremy Irons饰)研究的对象,两人正主导一连串实验,企图透过科技增强人类能力。卡伦被强迫接上开启基因记忆的“记忆回溯机”,回到15世纪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亲历祖先的经历,发现祖先阿基拉原来是名刺客。卡伦决定利用获取的知识和技能,起身对抗现代的圣殿骑士们,掀起一场革命风暴。

电影改编自游戏

《刺》是知名游戏开发公司Ubisoft最畅销的游戏系列,从2007年至今总共热卖了3000多万套。电影开创一个全新故事,回到中古西班牙的黑暗时期,以异端审判为背景,展开受全球影迷期待的冒险旅程。

玛丽昂坦承没玩过《刺》游戏:“我若碰触,会沉迷。”顿了顿说:“周围有朋友玩,他告诉我游戏的主题,还有古时的社会状况。其中一名玩游戏的朋友看了电影,很喜欢,我也很开心。他说游戏主要的主题与让人神魂颠倒的部分,电影都保留了下来,他说电影也开启了游戏还未探索的时代。”

麦克比玛丽昂更早成为《刺》的一名成员,他除了担任男主角,也是电影制作人。讲得一口流利英语的他强调:“我与Ubisoft的人见面时,他们对我解释游戏里的世界与DNA的记忆,我感到震撼,仿佛是有理的科学理论。《刺》游戏变成电影,是美好经验。”

麦克片中身手敏捷,他说:“动作镜头很多,拍前接受了不少体能训练,包括跑酷。我能从一面墙跳到另一面墙。”顿了顿补充:“不过,超困难动作还是交给特技人员。”

玛丽昂坦承爱挑战复杂的角色:“这样对人的期望、情感有深一层的演绎。《刺》里的苏菲亚是名科学家,内心有许多疑问,也是谜样女人。我喜欢有力量的角色,她们若缺乏力量,必然会在旅途中找到力量。”

不把角色情绪带回家

《刺》是《马克白》(MacBeth)阵容的再次回归,玛丽昂、麦克与澳洲导演Justin Kurzel(贾斯汀库泽尔)曾合作去年的电影《马克白》。《马》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四大悲剧之一,麦克出饰的主人公凶悍、暴虐却又脆弱,玛丽昂出饰的马克白夫人则是沉重角色。

玛丽昂从影以来不乏挑战沉重角色,《烈爱重生》(Rust And Bone)的残废女子与同样卑微的男主角在人生最黑暗时相遇,彼此命运就交叠在一起。

谈到如何抽离沉重角色,玛丽昂说:“须要花点小功夫,但身为母亲(有个5岁儿子,目前怀第二胎)绝对有帮助,我回到家是个妈妈,不是个怪异的角色,更不会把怪异感觉带回家,所有戏剧就留在片场。”

麦克也多次尝试较黑暗角色:“我拍完片回家后,与朋友吃饭,聊天不聊到正在拍摄的电影,就走出来了。”

包括《刺》,麦克当了两次制作人,他说每天的工作时间比演员长一点。他回想五年前《刺》还未成形,如今看到产品,满足感与当演员不同:“演员主要是照顾自己的戏份。”他希望未来可当导演,挑战要拍的题材。

(左起)英国的丹尼尔戴路易斯、澳大利亚的休杰克曼以及意大利的莫妮卡贝露琪,都是在好莱坞闯出名堂的非美国演员。(互联网、档案照片)

好莱坞优秀英澳演员

美国以前爱调侃英国人,说他们像受过太多教育,以礼仪为面皮的同时以刻薄为己任,再来毫无仰扬顿挫的英式腔调,看不出家里刚办喜事还是死了人。今非昔比,在好莱坞走红的英国演员包括Tom Hiddleston(汤姆希德斯顿)、Benedict Cumberbatch(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Ewan McGregor(埃旺麦格雷戈尔)、Daniel Craig(丹尼尔克雷格)、Christian Bale(克理斯琴贝尔)、Hugh Grant(休格兰特)、Colin Firth(柯林菲尔什)、Daniel Radcliffe(丹尼尔雷德克里夫)、Daniel Day-Lewis(丹尼尔戴路易斯)等,各有魅力。汤姆擅演阴森坏人;本尼迪克特最近的科幻片大片《奇异博士》票房盆满钵满;最威的还是59岁的丹尼尔戴路易斯,拿了三届奥斯卡影帝。女星从早期的伊丽莎白泰莱到目前的艾米莉布朗特(Emily Blunt)、Kate Beckinsale(凯蒂贝洁仙)等,在好莱坞都是一线女星。《星际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的Felicity Jones(菲丽希缇琼斯)则是近来在好莱坞冒起的英国女星。

澳洲势力包括Nicole Kidman(妮可基曼)、Cate Blanchett(姬蒂班查)、Russell Crowe(罗素克洛)、“金刚狼”休杰克曼(Hugh Jackman)、“雷神”Chris Hemsworth(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与Naomi Watts(娜奥米沃丝)等。除了后三人,其他都是奥斯卡影后或影帝。

英国文化土壤培育优秀演员

相比欧洲其他国家,英澳与美国有相近语言、文化根脉和宗教体系,英澳演员才能在好莱坞形成强势。《刺》导演贾斯汀认为:“少用欧洲其他演员,是因为制作人不要那么多的风险。我觉得情况会改变,欧洲有很多具潜力与优秀演员,现在也越来越多欧洲杰出导演在好莱坞发展,相信越来越多欧洲演员会在好莱坞电影出现。”

英国毕竟是莎翁的故乡与现代话剧艺术的重镇,英国人恐怕都能随口来一段《哈姆雷特》。英国的优渥文化土壤培育出世上最优雅、最醇厚表演功力的演员。这也是贾斯汀认为英国演员比起其他欧洲地方的演员,在好莱坞较吃香。当然,英国演员吃苦、扎实与宽阔的戏路,也是观众有目共睹的。

在好莱坞比较让人有印象、英国以外的欧洲演员,包括德国的Diane Kruger(戴安克鲁格)、丹麦的马德斯米克尔森(Mads Mikkelsen)、意大利的Monica Bellucci(莫妮卡贝露琪)、法国红星Audrey Tautou(柯德莉塔图)与Juliette Binoche(朱丽叶毕诺雪)等,但声望始终不及玛丽昂与麦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欧洲演员逆袭好莱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