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飞机延误

订户
去年终于到向往很久的法国香槟区。(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之前才有两个朋友因飞机延误在机场滞留,没想到马上就轮到我了。去年底,去上海公干班机延误了近7个小时。前面三个小时我静静坐在位子上看完《愤怒鸟》的动画电影,也思考了一些有的没的,然后被告知因空中交通过度拥挤,要到下午3点才能飞,离机到出境区域等待。

一天的行程本来排得满满的,“不能自主”的延误让我突然有了一段沉淀静默的时间,让我在2016年结束前,能静下心来回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