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卫国先锋》再披军装 陈泂江 难忘当兵跳伞日子

空军出身的包勋评(左)对演出海军感到兴奋,方展发(中)则是宪兵出身。右为蔡琦慧。
陈凤玲说穿上军服感觉自己帅气。

《新明日报》图片

  庆祝国民服役50周年,新传媒与国防部及内政部合作开拍戏剧《卫国先锋》。《卫》昨早举行开镜记者会,参与演出的演员都穿了军装出席,男演员们忆起当兵的日子,陈泂江最难忘跳伞经历,陈罗密欧是“模范生”,方展发是队里的开心果。

陈泂江当兵时是突击队队员,为新剧再披军装,他回忆当兵的日子,最难忘跳伞的经历。

新传媒新剧《卫国先锋》昨天早上举行开镜记者会,参与演出的陈泂江、陈罗密欧、方展发、陈凤玲、蔡琦慧、包勋评、郑各评等,穿着军装出席,威风凛凛。《卫国先锋》是庆祝国民服役50周年,新传媒与国防部及内政部合作的戏剧。

突击队队员陈泂江 剧中被“降级”

陈泂江是突击队队员,去年刚完成战备军训,他受访时笑说:“我去年还在说,不用再穿军服了,没想到现在又穿了,而且还‘降级’!”原来他在突击队是上尉,剧中则是军阶陆军一级上士的战备军人,难怪他大呼:“不习惯!”

回忆阿兵哥的日子,陈泂江最难忘的是跳伞。他记得:“飞机门一打开,看到同僚一个接一个地跳出去,那种感觉很奇妙,自己还来不及反应,就站在飞机门口了,然后就跳出去了。那种自由飞行的感觉,好平静,眼前的景色,好漂亮。”

陈泂江也对在文莱树林里的“惊魂记”印象深刻。那一次,他和一个同僚在树林里迷路,他突然听到小孩的笑声,全身一颤。他没有告诉同僚,直到两人回到军地聊起,原来对方也听到了。

部队“模范生” 陈罗密欧为角色晒黑

陈罗密欧黝黑不少,原来是为角色刻意晒黑。他饰演战备军人,军阶是陆军上尉,他认为黑一点看起来比较有气势,偏偏自己是“白底”,所以要维持黝黑肤色不易。

陈罗密欧透露自己当兵时是“模范生”:“我有洁癖,很怕军服的汗臭味,BMT(基本军事训练)时我的衣橱里放了清香剂,长官巡查时打开我的衣橱,哇,好香,就给我满分。”他当时也已在兼职演戏,长官们认得他,对他很不错。

不过他也有“不乖”的时候,BMT时曾偷偷传短信给妈妈和女友。他也自爆:“有时候周末不能回家,会难过落泪。”

是否有被tekan(被刁难处罚)的经验?他笑说:“我们的时期,tekan已经没有那么重了。像我哥哥的年代,是push-up(伏地挺身)100下,我们只是20下,不过当然做到一半,长官可以叫你从零开始。”

队里开心果方展发 演富二代有挑战

方展发当兵时是宪兵,负责监管国防部军人的纪律,这次饰演战备军人,是富二代,开着跑车到兵营报到。方展发笑说:“我以前当兵时开的是电单车。所以这次演富二代,对我是一大挑战。”

因为是宪兵,方展发的纪律非常好,他说当兵时从未犯规,自己更是队里的开心果,总能听到他的笑声。他已经完成战备军训,也挺想念那一段日子。他说:“回营受训,三餐固定,又有足够的休息,我太太常说我回营受训后,都胖了。”

包勋评 边刮自己巴掌边入睡

包勋评饰演海军部队新兵,必须剃光头,他说3月才剃头,现在非常爱护自己的头发。他当兵时在空军服务,这次有机会体验海军生活,他很兴奋。

谈起当兵的日子,包勋评记得有一次野外受训,他点了五个蚊香,结果还是被蚊子攻击。他说:“我是一边刮自己巴掌,一边入睡。”

是否曾经历“兵变”?他说还好没有,但同房的友人就比较不幸。他记得当时友人在跟女友传简讯,女友提出分手,友人难过得不知如何回复,他就代友人出头,回了一个短信骂了该女友。

陈凤玲为剧剪发

陈凤玲饰演战斗医务兵(combat medic),她说最近看了电影《钢锯岭》(Hacksaw Ridge),得到不少启发,希望把主角救人的精神放到自己的角色里。

这是陈凤玲继2008年的《保家卫国》之后,二度披上军服,更为角色剪了短发。她说:“穿上军服后,真的会觉得很帅气,而且我大概太投入于角色当中,就跟角色一样活泼爽朗又大喇喇的,感觉就很舒服。”

陈凤玲农历年带着妈妈,跟男友徐鸣杰回他上海的家。问她有没有被催婚,她笑着反问记者:“你说呢?”坦言逃不过亲友追问婚期。但她说,现在和徐鸣杰很享受拍拖的阶段,至于婚事,顺其自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卫国先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