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米雪:中文有什么难

台前幕后

当联合早报邀我写专栏时,我充满着挣扎,甚至比当年斟酌是否应该离开电视台苦恼。

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份荣耀给推掉,要不然在截稿日的前一个晚上会很痛苦。第一、我很忙。第二、我很懒,一定会等到最后一分钟才动笔。第三、《露露的电影》都已经下片了,我还能利用这宝贵的版位来推销些什么呢?

当然,能为新加坡主要的中文报章写稿的确是一项荣誉,而且还是由金牌记者洪铭铧亲自邀请,小女子怎能拒绝?于是我鼓起勇气,以平时爽朗果断的作风,推荐我家“左边脸艺人经纪公司”的两位活宝Pornsak和李腾——他们当红,文笔又好,有智慧有想法,中文水平高,肯定是最佳人选!

“你不用担心,他们会有机会的,我们现在要的是庄米雪。”铭铧继续苦口婆心,但我还是不敢答应:“这样啊?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如果你怕中文不够好,可以用英文来写,早报再找人翻译!”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新加坡数一数二的特选中学——德明政府中学——修读华文第一语文的高才生!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马上说道:“呃,别人我不信任,不然铭铧你帮我翻译可以吗?”他说:“其他艺人我都拒绝,但能为你翻译是我的荣幸。”就这样,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得答应了。

不瞒大家说,小女子跟铭铧的渊源早在19年前开始,而且是在新加坡动物园相识,还一起过了一夜!那时本人参加由剧艺工作坊主办的“24小时剧本创作比赛”,铭铧是负责采访的记者。当时的我们都乳臭未干——我还在念大学,铭铧刚开始第一份工作——但两个小毛头志同道合,对写作抱着一股热忱。19年后的我们依然在以写作、创作谋生,现在回想都感到甜滋滋的。

好几年的迷失

创作其实可以说是我的生命,无论是角色设计,电视节目、舞台剧、电影或广告制作,只要我可以参与创作过程,就觉得人生过得很充实,但这19年来,我有好几年迷失了方向。

在观众的眼里,我在电视台演戏、主持的那十年应该混得不错,电视节目和广告代言机会不断,大型节目也常找我主持(因为通晓双语的主持人不多)。对于电视艺人,这样的工作量和收入算不俗,但我总觉得空虚,好像人生少了些什么。

后来空虚变成了忧郁;就连提起精神上班都很困难。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直到经常合作的制作人朋友余宝莲提议,把我十年前写的电影剧本拿出来拍一拍。

我的第一部电影《一泡而红》就这样诞生了。拍电影的过程虽然非常艰难,但不知不觉中,空虚和忧郁减少了。这时候,我才了解自己最开心、最有满足感,是在幕后而不是幕前;自己需要的是创作空间。

我开始幻想放弃稳定的收入与工作,一切从零开始。挣扎了几个月后终于离开电视台,设立了艺人经纪公司;也继续维持之前为电影拍摄而创立的制作公司“发片”(Huat Films)。至今,我已经编写和拍摄三部卖座的中文电影,其中一部的灵魂人物还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所以用中文来写稿应该难不倒我。

这,就是我用中文为联合早报写的第一篇文章,请大家多多指教。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庄米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