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片《回归》 拍三天停一年

←《回归》也牵扯到早年本地的学运。(剧照/嘉华提供)

他的电影——《回归》(The Return),怎一个“等”字了得。

本地多元艺术家曾明山(Green Zeng)自掏腰包执导处女电影《回归》,他回首拍摄的经历,打趣说:“拍三天,停一年。”

耗时两年制作,他说因为资金不足,有钱时就找回演员来开工,拍拍停停。有时要等演员能配合的档期,停停拍拍。

曾明山选择与《回归》制作人出资,为的也是保有自己的创意。他坚持了两年电影才完成,希望透过《回归》与大家交流。曾明山喜欢根据题材来选择创作媒介,尝试过短片、摄影、绘画和电子媒体等不同创作媒介来呈现他的作品。过去多年,他所展示的作品不乏以研究历史和身份认同为题材。《回归》牵扯到早年本地的学运,而一些知识分子被怀疑是共产党员,没公开审讯就被捕囚禁了大半生,对电影观众来说,也许看到的是对历史的一次审视,也留意与思索历史透过他的电影,是如何被构建与重新组合。

盼电影成为思考窗口

曾明山透露选择此题材,因为过去对这部分历史的记录不是很多,也狭隘:“我们对这些政治犯获释的生活了解不多,他们如何适应新生活与家人相处,我希望《回归》成为一个窗口,让大家去思考。我的电影要表达的是牺牲、隔离、分离、自我救赎。我觉得这个题材是许多国家与地方的人能有共鸣的。”

《回归》刻画阿文是政治犯,涉嫌参与共产主义运动遭捕。囚禁多年后获释。出狱时已是两鬓斑白老人(陈天祥饰)。他带着惶恐不安与内疚的心与孩子们团聚。他们得开始适应彼此,消除分开多年后所产生的隔阂。家乡国土不再是从前熟悉的乡镇,他在摩登陌生的城市穿梭游走,恍如隔世。他渴望修复亲子关系,但孩子们也有自己的生活难题与家庭烦恼,迫使他得再次面对生命中的考验。

曾明山没有去接触现实中的政治犯,因为《回归》是部创意作品,他从艺术的角度来处理。他说电影不煽情,而是选择冷静与客观来塑造人物与处理故事。他说:“阿文的角色集合了很多人的影子。”

“染发”陈天祥试镜不过

资深电视演员陈天祥演出年迈的阿文,但读者殊不知片中朴素的他,在电影开拍的前两年去试镜后,导演认为他不是很适合:“当时他来试镜时,染了头发,穿得光鲜,感觉比较年轻,我觉得与阿文有落差。”

电影要开拍时,曾明山又约了陈天祥,这时,没刻意打扮的陈天祥,立刻让导演觉得:“他就是阿文了!”

参与不少本地电影的池素宝以“优惠价”为曾明山拍戏,曾明山说,他的第一部短片就找池素宝,后者是看着他长大的。

《回归》曾入围威尼斯影展

拍摄《回归》,难不倒曾明山,他曾在义安理工学院念电影。影片入围2015年威尼斯影展影评人周的竞赛,也是隔了13年后,本地再度有作品竞赛威尼斯影展。《回归》是7部竞赛片中的一部,他说:“对方打电话来时,我还以为是开玩笑。我到了威尼斯,在红地毯处看到挂着的新加坡国旗,我才相信自己的眼睛,才知道这是件重要的事。”当时放映座无虚席,当地的观众好奇,因为少见到新加坡电影,也提出电影是不是取材真实人物等等。

曾明山补充,当时要不是有一名朋友投资了一点钱,影片没钱转换成戏院放映的版本,电影也去不了威尼斯。《回归》已在本地上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