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人种也出色

本周影评

好莱坞电影《NASA无名英雄》(Hidden Figures)把故事背景设定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原本的题旨是反种族主义和颂扬女性主义;可我看着看着,发现有一段情节刚好呼应我国政府近期大力提倡的职场劳工提升技能创前程。

体制荒谬,桃乐蒂被逼偷书

影片聚焦三位真实的美国宇航局黑人英雌,其中一位名叫桃乐蒂,在宇航局引进电脑前夕,带领“计算师”(computor;不是computer)部门里一群黑人女数学家,协助局里的高层科学家进行各种较低层次的计算工作。当她发现宇航局开始装置新型的IBM电脑时,因为知道她和同事可能随时被取代,便溜到公立图书馆去借了有关Fortran程式语言的书回家“偷学”,然后毫不藏私地教导所有同事。当宇航局高层发现整个计算师部门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她们非但没有被裁,反而调到新设的电脑计算部去执行程序编写工作,因为这仍需借助她们的数学专才,差别是省却人工计算,用电脑来提升运算效率及减少出错。

桃乐蒂“借”书的事另有隐情。因为她身处在执行了上百年的种族隔离政策的美国南方,连公立图书馆也分“白人图书馆”和“有色人种图书馆”。后者没有收藏她需要的书,她跑去前者借,却被管理员轰出门;其实她已把书偷出来,还对儿子振振有辞地说:“我也缴税,凭什么说我不准借?”偷书固然不妥,可这是荒谬的体制所逼出来的。她本来在计算师部门里执行主管的工作,却因肤色而不能正式获得擢升;直到她领导姐妹们“技能创前程”之后,才受委成为局里第一位黑人主任,后来还管理新加入的白人下属。

幽默讽刺,打进观众心坎

本片描绘的就是这样一个种族主义氛围无处不在的60年代社会。连理应走在时代前沿的宇航局,园区里也分白人职员工作的东区和有色人种职员的西区,还有白人厕所和有色人种厕所之分。女主角凯特琳因为具备“分析几何学“的专才,被调到东区跟一帮白人男性共事,她每有三急都得抱着一堆文件,跑到半英里外的有色人种专用厕所,一边如厕一边继续计算(怕浪费时间)──后来她却成为把美国第一位太空人和第一位登陆月球的太空人送上太空并安全返回地球的幕后关键人物之一。

另一位女主角玛莉想当宇航局工程师,被告知还缺一所学院的文凭,可此学院只限白人男性就读。她为此上法庭争取入学权;她说:“每当我们有进步的机会,你们就(用条规)给我们拋出一条终止线。”(桃乐蒂被迫偷书也跟这句话有关。)

这类反种族主义题材的影片,美国影坛近30年来拍了不少,本片是少数不走暴力欺凌或流血抗争路线的作品之一,而是另辟幽默讽刺、清新励志的蹊径。想批判不一定得拍得面红耳赤、青筋勃发,像本片这样的处理一样可以打进观众心坎,甚至出乎意料地成为本届奥斯卡九出最佳影片入围作品当中,美国国内票房最高的电影,至上周止累计约1.6亿美元;貌似比它更热门的《乐来越爱你》(La La Land)票房还输它一个马鼻,因而一度被视为夺下最佳影片的黑马。

既便如此,《NASA》片的手法还是相对四平八稳、平庸俗套,甚至有一点迪士尼电影的调调(只是题材比较成人)。把三大女主角本尊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间的事迹压缩成一两年来简化呈现,固然是片长限制和叙事需要;但人物塑造显得样板化,尤其是对三主角从工作到家庭近乎完人式的描绘。

本片对不公不义的观念和措施也过于“劈头就骂”,基本上就是选择政治正确的“得分”题材,尤其是赶上一个试图“导正”去年奥斯卡“白到底”的潮流;可惜电影主创并没有让作品得到升华,如此出色的人物,得用一出出色的传记片才配得上她们,就本片的成就来看,我觉得她们被辜负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