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怀念,却留不住

2017年3月7日,和住在另一座岛屿的“我的童年”正式道别。

2月底,台湾广播圈惊传飞碟电台改革的消息。一改过往台湾生活资讯电台的营运模式,除了大砍周末节目,改以重播周日的节目,周日节目也大幅度精简,多位名嘴请辞了,现场节目只播送至晚间9点,过后都是重播与音乐。

改革的官方说法是收听率与广告收益如常,只是将资源最大化。但外界怎么看,改革后的飞碟将省下不少成本,不禁让外界怀疑是否营运不佳?

商业运作是一个层面,电台作为媒体,面向广大听众,听众怎么被影响是我更在意的。我是夜晚收听广播的族群,如今常听的深夜节目被腰斩,另一个挪到傍晚7点播出,11点重播。试想11点打开广播,收听重播节目,深夜睡不着再也无法和主持人互动,心情会是如何?

显然我不是电台针对的听众对象,所以我的需求被牺牲了。

一起告别12年的青春

飞碟电台以热闹疯狂著名的凌晨节目《青春点点点》,3月7日播出最后一集。

节目尾声,女主持人回顾从青少年开始主持电台节目后所经历的一些点滴,如何跟着节目与听众一起从青春期走向成人。最后她为曾遭到不少大人批评的节目说了一句话:“你(大人)的不理解或不参与,我不会批评或强辩。彼此经历过的,我们知道很好就好了。”

那晚,400多名听众在深夜的台北街头等三位主持人下班,一起告别长达12年的青春期。

这档节目对一部分听众的意义,也许不能被决策人所理解,这是很多时候听众得面对的现实。有些东西的好,只有懂得人知道,考量不同,也不能奢求当家的人完全理解。

只是在数字与趋势下,小众的需求被牺牲是否值得?如何评估值不值得?我不知道。

巨人最终不敌时代

瘦身后的飞碟也许更精彩,没有人有资格先唱衰。只是改革前的飞碟和许多事物、地标一样,我们会怀念,却留不住。

飞碟永远是我与广播最美的初相遇。就如某晚和听众聊的广播回忆,以前读书、入睡前,抱着收音机听节目,是多么温暖的记忆。

时代终究得淘汰一些东西。忘了是谁说过,时间是从未来走向现在,相聚的那刻,就注定要走向离别。

飞碟过往服务各式各样的族群,政论、生活、时尚、音乐、清谈……甚至玩闹的节目都有,但理想还是压垮了成本。难过的是,那个过往仰视的巨人最终不敌时代蹲了下来。

我内心一小块曾对于广播的理想,也被轻轻地呼了一巴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张承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