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龙:单身有罪

每当到农历新年,和我年纪相近的单身贵族最怕面对的,应该是亲朋戚友(在有些人眼里是三姑六婆)以各种方式催婚。

每一次过年,我都会例行回到妈妈在马来西亚的老家探望亲戚,特别是年迈的外婆。外婆几年前生病跌倒,精神和身体状态不是太好,必须靠轮椅代步;外婆变得沉默寡言,也不晓得她是不开心,还是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些什么事。

大年初一去拜年,以往都由哥哥负责把外婆从轮椅抱上下车子,我只有观望的份,偶尔帮忙推轮椅。今年哥哥结了婚有了女儿,拜年时都在忙宝宝的大小事,“抱外婆”上下车的工作,顺理成章成了我的责任。

外婆今年看起来又比往年瘦弱了。我战战兢兢地把外婆抱起,搀扶她坐上客厅的沙发,此时外婆突然开口轻声说:“阿龙啊,谢谢你抱婆婆,几时才等得到你娶老婆生孩子啊?”我顿时愣住,原来每年和我说不到三句话的外婆,最清楚最关心的竟然是我还单身的事,真是不可思议。

哥哥结婚生子后,我多少感受到些许压力。朋友都知道我十分享受单身的自由,即便婚后也没有生孩子的规划。但我必须坦承,很多时候看到可爱的侄女,哥哥一家三口幸福美满,不禁让我考虑放下那颗要为工作和理想冲刺的心,想要认真“定下来”。

朋友的话题,我插不上嘴

到了这个年纪,经常出席同辈的婚宴。伴郎、兄弟团、司仪、打杂的,都做过好几次。聚会聊的话题总离不开婚前的准备,摆酒席的细节,申请组屋。更夸张的还有婆媳、孩子问题,一堆我无法参与也没有兴趣参与的话题。我虽然不介意听,但毕竟没有相关经验,所以参与感不浓,慢慢朋友也不太爱约出来。难道单身真的有罪吗?

我和中学同学组了小团体,简称“8剑客”,每年都一定会到中学级任老师的家拜年,和他两个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儿子玩。今年其中一名剑客生了孩子,另外4名女生也结了婚,在老师家大伙聊起 “妈妈、太太经”,把我和另一个男生晾在一旁,格格不入。

同一天晚上,我到初院同学家吃饭,大家回想起念初院时的趣事,正聊得起劲,突然一名女生拿出喜帖发派,话题瞬间转移到求婚细节,摆酒席筹备等,我又插不上嘴了。只好在角落和一男生朋友闲聊,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他也比我早结婚,我绝对不再出席同学会。

是大家都渐渐步入人生下个阶段,留下我原地踏步吗?叛逆的我不想跟着社会普遍的“人生时间表”走,我偏偏要晚婚,我偏偏就要!但认真一想,身边的单身好友还真的不多,不知不觉间,我变成“剩男”了!

最近一次到电影院买票,被收银员问有没有学生证,我沾沾自喜了好一会儿。我才28岁,单身如果有罪的话,请不要判我死刑,再让我多享受几年的自由。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刘伟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