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能重来 陈宝珠希望不曾离婚

60年代叱咤中文影坛的香港明星陈宝珠今年70岁。回望人生,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她仍会做回这一行;如果重来的人生可以有些许改变,她希望能多读两年书,甚至“我希望不曾离婚。”

印象

我提早五分钟抵达铜锣湾的约会地点,陈宝珠未到;自昨晚起就紧张、兴奋,和有点不安的情绪再漫上心头。陈宝珠会不会很大牌?会不会很有架势?会不会很难沟通?盯着草拟了一晚上的问题,担心其中有哪道是“笨”问题。

陈宝珠来了。虽然今年元旦步入70岁,她自信地一脸淡妆,也没有跟班,但身上仿佛有一股光芒隐约闪烁,我想那就是巨星风范。趋前自我介绍,然后战战兢兢地跟着她,一起步入餐馆。

是的,像许多香港人,陈宝珠是我心中真正的巨星,我对她有一股莫名的敬畏。从当年的童星、少侠、工厂女工、青春玉女、女杀手,到今天舞台上的粤剧名伶,陈宝珠能演能唱,亦男亦女,纵横演艺圈超过半世纪,仍宝刀未老,风华绝代,这样的成就,自然无法在一次访问三言两语概括。

《青春的一抹彩色》这套书邀了许多她的好友、姐妹、文化界人士,甚至是影迷执笔,或谈他们所知道的陈宝珠,当中包括香港电影美术指导和导演奚仲文,影评作家郑政恒,戏剧大师钟景辉,当年与陈宝珠平起平坐的影后萧芳芳,以及儿子杨天经。问陈宝珠这些朋友当中谁写的陈宝珠最陈宝珠,她很公允地说:“他们每个都通过自己的观点去形容所认识的我,虽然每个朋友的观点都不一样,但我认为大家都说得很对。”

在这套分为“人生”“戏剧”及“画册”三合一的书籍中,大家从各自的观点谈陈宝珠,萧芳芳说陈宝珠具有传统女性的美德,也很内向。钟景辉说陈宝珠完全没架子,奚仲文则敬佩陈宝珠一生都虚心学习,即便在众人面前被师傅白雪仙训责也依然恭敬。从他们的描绘中,看得出陈宝珠在众人心中的分量。

虽然没有参与这套书籍的策划和内容,但陈宝珠读过后非常满意,觉得对她的描绘,准确性达到九成以上。其中最珍贵的部分包括不少首次曝光的旧照,包括三点式泳照和与丈夫儿子的全家福,都是陈宝珠的私藏。

七十

1月1日生日的陈宝珠今年踏入70岁,谈到这个年龄,她认为没什么好忧惧,就是觉得很感恩。“从小到大,这些年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受到上天的眷顾,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顺境下,一路上遇到很多贵人,让我的演艺生涯一步一步往上攀。这些年来疼爱我的朋友很多,即便到了今日,依然有很多关心和关注我的朋友,我觉得很有福气,很感恩。”

每个年代都有巨星,陈宝珠就像是东方的奥黛丽赫本、台湾的林青霞、歌坛的邓丽君,60年代叱咤影坛后留下不灭的光芒。陈宝珠的演艺事业每一页都是成就,她能歌善舞,亦男亦女,主演过的电影超过200部,单在1967年就拍了32部,这样的纪录到现在仍无人能超越。这些电影都记载陈宝珠的生涯,也伴随一代人成长,可惜数量太多,她也没有完整的收藏。

但她自认人生最大的成就,是儿子杨天经。说起儿子,陈宝珠整个人突然亮起来,滔滔不绝地分享杨天经的种种。其实与陈宝珠会面当天是杨天经42岁生日,两母子当然是一起庆祝。“我和儿子的关系亦子亦友,非常亲密。但这也不是理所当然的,天经少年时期在环境比较自由的加拿大成长,受到思想比较开放的小朋友影响,曾经有点叛逆,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也与较为保守的我不同。我们经过一些争吵,才互相体谅了解。”

杨天经在书中这么说:“我传承了妈妈待人真诚的态度,妈妈没有心机,疼爱为她工作的人,不吝啬问候,这些善良,我从小就感受到。”

宝贝儿子杨天经是陈宝珠的心头肉,但她这些年总觉得对儿子有所亏欠。陈宝珠1974年在美国与商人杨占美结婚,隔年生下杨天经,但这段婚姻只维持八年,是她心头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她感叹因此无法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巨星

严格来说,陈宝珠并非属于我年代的明星,60年代不过几岁的我,只在黑白电视机前看过她一些粤语电影,连内容都不很清楚。但很神奇,陈宝珠这个名字在我脑海中自此烙印,这些年来不曾淡去,当年她和萧芳芳的两派影迷互斗,以及每次在公众场合亮相都万人空巷的新闻,都让我着迷。

“女杀手”年代的陈宝珠。(档案照片)

谈到印象最深刻的电影,陈宝珠坦言每个阶段都有,她指出一些比较有印象的,包括童星时代与梁醒波合拍的华语片《童军教练》,少年时期与师傅任剑辉合作的《教子逆君王》,与萧芳芳扮演情侣的很多时装和古装片,以至后来独当一面的《影迷公主》和《女杀手》等,数量太多,但并没有一部电影最满意。她说:“当年拍戏很匆促,拍摄时大家觉得好,现在偶尔看回,觉得有很多不足,太多须要改进之处。”

从影多年,陈宝珠未获得影后荣衔,相比萧芳芳的多座亚洲影后和金马影后奖杯,难免显得单薄。但她不觉可惜,毕竟在1972年拍毕《壁虎》之后她就息影27年,当中一大段空白。问她是否有可能再拍电影或电视剧,留下21世纪的代表作她很坚决肯定地说不。

“不可能,今日的娱乐圈与过去很不同,复杂很多,演员得参与各种不同形式的演出,得配合公司花很多时间宣传。以前我们只要有实力就行,现在当艺人除了要有实力,还得靠很多人的扶持。此外,我从未接触电视剧,也不习惯,今日电影的运作节奏太快,我已经脱节。若我接拍,大家会有所期望,我不想让观众和自己失望,所以不会参与。”

但陈宝珠迷不必失望,因为陈宝珠仍活跃舞台,从1999年她复出演出舞台剧《剑雪浮生》,到2016年与梅雪诗合演《牡丹亭惊梦》,每隔几年就有作品。即便步入七字头,陈宝珠也没有停下,今年7月她将再搭档梅雪诗,演出纪念粤剧界一代编剧大师唐涤生冥寿100周年的粤剧《蝶影红梨记》,将一连演出17场。

贡献

原名何佩勤的陈宝珠出身粤剧世家,4岁因家境贫困,被双亲送给粤剧名伶陈非侬和宫粉红收养,师傅为香港粤剧史上最受欢迎的女文武生任剑辉。这样的背景加上她的成就,早已令陈宝珠成为香港演艺界的殿堂级人物,但她谦虚地表示,自己对影坛并无特别贡献。

“当初进入这一行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喜欢,二是父母都是圈中人,三是为了赚钱。若说贡献,我拍的电影题材都很正面,都传达要做孝顺乖乖女的信息,也许曾经有些女孩因为看了我的电影走向正途,我希望这是我从影对社会的一点贡献。”

陈宝珠说,当年她和萧芳芳会造成那么大的轰动,因为那时社会的娱乐不多,电视未普及,华语电影也未真正流行,她的明星效应在对的年代得到发挥,奠下一代巨星的基石。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陈宝珠说她仍会做回这一行,因为她确实喜欢舞台。但如果重来的人生可以有些许改变,她希望能多读两年书。“我当年拍电影,通告多到严重影响学业,以致还未念完中学就辍学。虽然后来在美国报读成人学校,但还是不够,这是我人生美中不足之处。”

陈宝珠说,人生没有十全十美,一些不如意总难免,但都只是掠过的片段,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真能回头,我希望不曾离婚。”

今日

陈宝珠1999年复出后依旧明艳照人。(档案照片)

今日的陈宝珠除了仍在舞台上发光之外,台下的她可算是洗尽铅华,平日主要的时间都呆在家陪儿子和媳妇,偶尔到日本、台湾或中国大陆游玩,或与朋友小聚。

她最“家庭主妇”的一面,是追看中国大陆的电视剧如《琅琊榜》《伪装者》,她更是中国当红演员胡歌的粉丝。她说:“我喜欢中国演员,像胡歌,我觉得特别有内涵,每次上台领奖致词时言之有物。或许是环境不同,我觉得中国大陆和台湾艺人较有深度,不论说或书,都更深沉,与香港人比较‘白话式’的文化有所差别。”

一向低调,几乎绝迹社交场合的陈宝珠说,她极少参与电视节目,除非为了人情,或一些有意义的公益活动,但也看性质。陈宝珠热心公益,这些年在一些大型的筹款活动上,偶尔可见到她的身影,像《青春的一抹彩色》,扣除必要开支后,所有版税全捐给香港血癌基金。

问陈宝珠希望观众日后怎么记住她,她说没想那么多。“每个辉煌的年代都会过去,我从没奢望能回到万人迷的当年。我很清楚自己的年代已经不再,我很明白在娱乐圈一旦淡出,风光不会永远延续的道理,因此早已学会看开放下。现在看到还有一些影迷仍记得我,已经很满足。”

陈宝珠所言极为实在,但我想娱乐史上,会记载着香港曾有过一位一出现就万人空巷的一代巨星。

本文取自高端双语杂志ZBBZ 4月号。由联合早报出版的ZBBZ,只在义安城的Kinokuniya独家销售。

网站:zbbz.sg

面簿:www.facebook.com/ZBBZSingapor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陈宝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