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忆仁:吾乡印象

从村口斜坡路走进去,高大的椰子树伫立两侧。右边是大水沟,左边铁路旁有两间锌板店屋,一间是印度人的煎饼店,咖喱辣香黏贴着隔邻容器打铁店铿锵叮当的敲击声混酿成一团熟悉独特的村口味。

再往前走是那位置显眼的小食亭,叫做福来婶的老奶奶售卖五彩诱人俗称“米莫”的圆冰球。福来婶像耍把戏一般用那绿色手转磨冰机变出一个个碎化的可口冰甜是孩子们捧在手心,吃进心里的缤纷彩虹,短暂却快乐的真实拥有……

黄土地尽头神秘庄严的太师公庙,很早就让我心存感恩之心,因为我知道大家最喜欢期待的戏班表演是托神明的福才能粉墨登场,唱说春秋历史和搬演人世悲欢。最重要的是它娱乐精彩了村民们的单纯平淡。

沿着那条长长的山坡道,大华小学校门口四个字的牌匾清楚可见。高高的两道木栅门曾经锁着我小学五年的求学光阴。学校篱笆外不远处有间主人自己搭建起来的木屋那就是我最爱最初最想念,永远似在等着我却再也回不去的家,那个住着童年的家!

“三口鼎”典型的甘榜

半个世纪前我的故居“三口鼎”一村是典型的新加坡甘榜,村里头住着马来人、印度人,以及多数的华人。芭林果树,鸡鸭猪羊,猫狗鸟蝶,还有池塘里的龟虫鱼蛙都是村子里共同生活其乐融融的一分子。在我开始探索认知世界时,那种人与人之间和谐友爱,大地与万物融洽并存的时空气场,芬芳滋润了我生命中美好成长的记忆源头。

那时候大伙儿的家可说是夜不闭户放松没有猜忌,谁家生活上遇到问题,邻居亲友们诚挚帮忙扶持真心相助是理所当然的平常事。亲切自然映现的处事方式,是彼此都怕对方吃亏,总是会为别人多着想一分。淳朴浑然而生,相互对应的美善情谊,一如常在这美丽村庄飘动飞舞的椰风蕉雨,清凉怡人舒畅和乐。

那个年代村中也有所谓的江湖私会党徒,奇怪的是不曾看过他们在村里撒野惹事。应证了长辈曾对我说过的“这里的歹仔只是坏在外头,不坏在村里。”

动态时刻居多的童年时光,静下来时除了喜欢听到唱机里传出的悦耳歌谣,最早使我对现场演唱产生浓厚兴致的,还有家对面小小神庙晚间乩童请神灵上身时,幽暗中响起的鼓锣同奏及合念齐唱。在书本上认识的神话历史人物,活生生的穿着古装出现在眼前,不免让童稚心灵兴奋又好奇!

好多个夜色笼罩的夜晚,我喜欢坐在门前的木梯口上看着神灵如何附身,听着庙里的人念唱歌咒。我记得神灵们都有专属量身定做的“主题歌”,用福建话唱起的歌词还带着押韵,非常动听明快!而今这些遗失的音符渐渐飘远,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童年夜里那声声虔诚周而复始对天宇的呼唤!

40多年过去了,感恩自己曾经在甘榜岁月里拥抱大地享受真情,也很庆幸如今还能在现实世界里遇到投契真挚,相互珍惜的“甘榜人”。我想这是让人继续相信生活快乐弹唱的精神动力。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蔡忆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