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志明与春娇 ——音乐+时间+香烟

《春娇救志明》本地本月初推出,余文乐(左)和杨千嬅主演。(网络剧照)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时间见证了一个乐团的诞生和成熟,亦是一对情侣感情变化的催化剂,变化不一定就是感情亮红灯,也可能是因为更加了解……

1999年夏天在台北,当地朋友带我到西门町电影街的广场,那里搭了一个舞台,有一组年轻人正在台上表演,感觉很随意,也没几个人围观。当晚,我们到了一个地下酒吧,一整个晚上,由年轻人组成的不同乐团,轮流上台表演。很多人的表演,感觉没有能量,不成气候。直到很眼熟的一支乐团登场,就是白天在西门町看到的表演者,立刻觉得和其他乐团比较,他们确实不一样。

后来,知道他们叫五月天,刚发片。后来,他们的故事,大家就应该很清楚了。后来,他们的创作实力让他们红遍亚洲,如今被称作台湾的天团。在这十多二十年来,五月天台上台下的表现,化作了许多经典的画面,深深烙印在大家的脑海之中。很多人,都堪称是陪伴着乐团成长,并也在他们的歌声中成长的。

音乐。催生印记

当年,让五月天受到唱片公司关注的,是他们试听带里头的《志明与春娇》这首歌。他们在1999年7月出道所发行的《第一张创作专辑》的主打歌,就是以闽南语填词的《志明与春娇》。里头唱的是一对恋人走到感情的尽头的心情写照,英文歌名“Peter and Mary”是两个极为常见的普通英文名字,意味着歌里头所叙说的故事,都很可能曾经发生在你我身上或者身边。

《志明与春娇》很快在年轻人间流行起来,并且成了卡拉OK点播排行榜上的冠军。“志明”和“春娇”成了痴男怨女的代表人物,更进一步被2010年《志明与春娇》这部电影形象化。而香港导演彭浩翔,正是因为《志明与春娇》这首歌,而有了创作电影版故事的灵感,并在2012年推出第二部《春娇与志明》。第三部《春娇救志明》,本地本月初推出。

音乐作为电影版的催生剂,自然在其基因里头留下印记。记录了志明和春娇感情的萌芽、升华、破裂和复合的,都是1980、90年代的歌曲,而很多时候,这些关键时刻都发生在K歌房里。如春娇拥着志明唱《最后的玫瑰》(《志明与春娇》),那时余春娇有同居男友,却明显对张志明有好感;和志明分手后春娇含着泪唱《别问我是谁》,这首歌后来成了他们复合的元素(《春娇与志明》);原版《志明与春娇》终于在片中出现,却被五月天填上符合电影情节的中文歌词,另有一搞笑版本,由志明和友人在片尾演出(《春娇救志明》)。

搞笑版的《志明与春娇》的歌词,把志明和春娇确认关系以来的许多经典画面皆写进去了,包括电影首集故事开始的2009年至2017年第三集的情节,大多数都是他们甜蜜的时刻。随着志明的演唱,这些moments——化作卡拉OK伴唱视频一样的画面,提醒了春娇,这些年志明与她共度的各个美好时刻,更巩固了观众认可他们是很甜蜜的一对。

时间。情感拉锯

时间见证了一个乐团的诞生和成熟,亦是一对情侣感情变化的催化剂,变化不一定就是感情亮红灯,也可能是因为更加了解,磨合之后,产生更加适合两人的相处模式,里头或许包含了妥协、接受和包容。这种恋人之间的情感拉锯,在第二和第三集的电影里头都作了铺排,最生活化的莫过于春娇在电影里(历经八年)一直在劝志明得多吃蔬菜,好改善他大便很臭的问题。

时间,也一直是《志明与春娇》系列电影的重要元素。第一和第二集都使用时间标记的方式,首集记录了他俩感情每一天的快速发展,而第二集则刻画了在一年内他们感情因距离所产生的改变。《春娇救志明》则开宗明义标记了电影主人公爱情故事所发生的时间段,却未再采用时间标记的方式分段记录时间的流逝,仿佛就是在说,故事正在即时发生。

香烟。感情意象

香烟和干冰是这系列电影重要的道具,是志明和春娇感情的象征,也是重要的意象。两种都是消耗物品,就如恋人间的激情,会随时间消耗殆尽。是分是合,春娇和志明,分别作了两个阵营的最佳代言人:要分,就着眼对方的缺点,要合,则强调对方在你生命中的分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