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伟龙:永远的女朋友

字体大小:

男女之间有没有纯友谊呢?

念中学那四年算是我求学生涯的“辉煌期”。成绩不错,是学校羽球队队长,也担任学生理事会的秘书,是典型的校内“风云人物”,自然受到一些小女生欢迎。

“美美”的个性和兴趣跟我不太一样,刚开始被安排和她坐在同一桌时,我们的交流不多。直到某天我收到班上公认的“男人婆”女生写的表白信,内容肉麻滑稽,我当下忍不住捧腹大笑,顺手把信递给美美分享这个“笑话”。殊不知美美只瞥了一眼,冷冷地说:“你很坏,别人是有感觉的,不要那么恶毒。”然后静静离开。

也许是美美的这句话给我下了魔咒,我几乎再也没有收到女生的表白情书了。但可贵的是,从那一次起,我们就成为彼此的感情军师,碰到什么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寻求对方的建议,这种抒发情绪和寻求慰藉的精神依赖,延续到今天。

我中三交了生平第一个女友,维持了一年。分手是我提出的,表面分得潇洒,事实上,心里的打击蛮大。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到西海岸看海,越想越烦就打电话向美美倾诉。她总是可以提出一些不同的观点,会不厌其烦地花时间听我发牢骚。令我格外感动的是,在我挂下电话不到30分钟,她竟然带了快餐和饮料出现在西海岸。那晚,我们聊到天亮。那次的谈心并没有洗刷分手的痛,但有美美满满的关怀,痛的感觉好像暂时被淹没了。

美美这个小名是我帮她取的。她的原名确实有美这个字,但我觉得叠字的称呼比较亲切。她开始很不喜欢,所以每次这样叫她,都被冷处理。我向她解释,叫美美代表她不但人美心也美,最适合不过了!听完她对我翻了个白眼,从此就不再抗拒美美这个小名!女生嘛,还是要适时地哄一哄,骗一骗……

相处少,不代表感情淡

美美上大学,我入伍当兵后,各自的生活方式和社交圈明显不同,我们开始渐行渐远,虽然偶尔会传简讯寒暄慰问,但聊天相聚的时间少了。说真的,我真以为会这样失去一位珍贵的知己。某一天晚上偶然听到五月天的《诺亚方舟》,歌曲唱到“如果你只能打一通电话,你会拨给谁?”我才明白到,相处的时间少,并不代表感情变淡,而朋友步入不同的人生阶段也是一种很自然的形态,没什么好感觉不安的。感激每隔一段时间再碰到美美,都能像从前一样,开门见山地聊个不停,这种感觉真棒,我会永远记住。

小时候听爸爸说过:“朋友不需要太多,有一两个真心的就够了。”现在才真正体会其中道理,也感恩美美让我有所领悟。到了这个年纪,同龄的朋友几乎已经结婚组织家庭,把重心都放在家人上,朋友仿佛永远是第二顺位。庆幸美美和我都很明白,友情、爱情、亲情和世界上任何一种人际关系,都是须要花时间精力去维系的,所以我们从不把对方的陪伴和扶持当成理所当然。一般形容15年的婚姻为水晶婚,我和美美这位红颜知己应该称得上是“水晶朋友”吧!

(作者为UFM100.3 D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