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天降大任的意外/噩梦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马来西亚旅台导演何蔚庭自执导首部剧情长片《台北星期天》而声名鹊起后,接下来的几部作品,可能都是“委制”项目,从两部中国央视委制的电视电影,新加坡国泰机构创业80周年纪念作《新四千金》,到新上映的由中国华谊兄弟影业公司主导的《美好的意外》,或许创作意念都并非出自何导本人。何导其实是有能力拍作者电影的,但他后来这些貌似委制的作品,许多论者都觉得不如他那真正的作者电影《台》片。

为什么《美》片也貌似是拍片意念由出钱的公司提出,然后请导演来执导的作品?有件事片商在宣传时几乎没提及,却被少数网友挖出来──这是一出重拍片(影片片头倒是有具名指出创作原著故事的韩国人),原版是两年前的韩国片《妻子小姐》(Miss Wife)(又译《美好的噩梦》(Wonderful Nightmare)。当然我不是说重拍片可不能做成作者电影,但尽管何导的招牌人文关照点(人物身份差距的对比冲突)和“表喜(剧)里悲(剧)”的导演风格,还是显见于《美》片中,只是《美》片还是没有树立起一个作者电影应有的独特性,反倒是有一种片厂例牌菜的味道。

甚至,类似这种把一个事业成功的单身贵族的“灵魂”投进家庭“煮”夫/妇的“躯壳”里的变身题材电影,已屡见不鲜──如好莱坞早有《居家男人》(The Family Man)和“Passion of Mind”等。《美》片被视为直接翻拍《妻》片,是因为连情节、人物设定都几乎照搬,只是更动一些细节──两者都是讲述一位素来冷酷、只管打赢官司却不知同情官司中的真正受害者的单身名女律师,遇上车祸身亡,岂知原是上天摆乌龙提早勾魂,只好硬把她送回人间,变身成一个平凡的人妻、两个孩子的妈。

但比较这两出新、旧作,我必须说,《美》片并没有让《妻》片专美于前。《美》片站在《妻》片的基础上把剧本修改得更结实,去掉了一些旁枝末节,而更聚焦于女主角的心理描写。虽然把女主角的“附身期”从一个月浓缩成一周,让她在更短的时间内从巴不得赶快回复原来身份,变成终于体会家的美好,对“雾水”老公、孩子难分难舍,心理变化似乎快过头。但我可以接受这个电影叙事时间的改动,原因是在这两出电影的两个关键词:一是原版电影的英文片名“nightmare”;二是新版电影里“中转站”的站长说的:“这是‘设定’,设定是不能更改的。”

电影,正是梦工厂;剧本是一出电影作为一个梦的“设定”、情境。中转站把女主角投进一个“设定”里,忽然有了一个家庭,一家人也对她的身份有着过往的记忆,可节衣缩食的小家庭也不容许她过回以前物质优裕的生活;她面临“文化震荡”,从起初抗拒到勉强投入角色扮演;这对她来说犹如是南柯一噩梦。比照新旧两版的“设定”,原版还让她能用原密码回到自己原律师身份的家里去偷自己的VVIP信用卡,新版里她却是连自己原来的身份都被消去,没有退路。

两片设定的最重大但又含蓄表现的差异,可在结尾的“机上偶遇”情节里看出。原版的结尾似乎暗示那场“噩梦”中的家庭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家中女主人已死);可新版却让人觉得她的人妻身份是梦,那个家庭也是梦,都是虚拟的,让女主角亲身投入的一则洗涤人心的寓言故事里。说是魔幻写实,新版魔幻得更彻底(所以若有不合现实情理之处,也无所谓),也令我更觉唏嘘,但也觉得开启心扉的女主角更该珍惜此偶遇所带来的那一抹新希望。

新版还有其他我颇喜欢的改动,如女主角跟小儿子的互动,既更细腻又饶富趣味;女主角在家做菜方式及家人反应的变化;刪除女主角当律师时替奸商铺垫法律漏洞的情节(没必要先把她写得更坏然后又变好,导致“单身女贵族的生命走向抉择”这一主题的失焦),等等。何蔚庭的剧情铺垫,以至于影像拿捏,大体上都青出于蓝;就他拍出能成功牵动观众情绪,笑中带泪、泪中带笑的作品的角度来说,华谊兄弟没找错导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