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香港电影编剧的为难

因为喜爱香港电影《原谅他77次》而留意到编剧——51岁的李敏。“资深”读者可能认识,她在上世纪80年代末出道,是双女组合“梦剧院”的一员,只唱了两三年,但填词生涯长达30年,这几年每年平均还有两首歌发表。

她大学主修新闻、副修哲学,赴加拿大修读电影,曾担任香港华纳唱片公司创作总监、电台DJ、电视主持人等,创作包括27本小说(包括据说是华人世界首个女法医小说系列)、22个电影剧本、12本散文、超过700首歌词,也替报纸杂志写专栏,后来嫁给曾发掘黎明、郑秀文的名经理人李进。

她自1993年开始参与电影编剧工作,参与过的电影剧本包括《喜剧之王》《嫁个有钱人》《大丈夫》《叶问:终极一战》《雏妓》以及不久前的《拆弹专家》等,多数成绩中上,其中《大丈夫》获奖最多。

“被遗忘”

李敏最近却因为“错误”的理由而红。话说她在面簿大吐苦水,指编剧常不受尊重,就连首映、庆功宴、制作花絮等基本邀请都会“被遗忘”。难怪她怨叹,编剧这个看似在电影中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岗位,无论多准时交稿,甚至免费开工交故事大纲,一旦交了剧本,人家不一定记得你,难听的说法是用完即弃。

在三种“不受邀”当中,李敏觉得首映只是一种宣传,没受邀感觉还好,但没被请去庆功宴跟一群兄弟姐妹一齐去见证一件事的圆满结束,让她很受伤。她为此打电话问导演是不是她做错事,却发现导演根本没兴趣理会她的感受。她说,交稿没有马上收钱,就是看在友情份上,最后发现庆功宴没自己的份,就是自己不被当是朋友,会觉得仿佛被欺骗感情,早知道一开始在商言商,可能感受会好些。

“追稿费”

一部片的基本制作费从百万(港币)到过亿都有,但编剧有时竟然连收取最基本的薪金都有困难。李敏无奈道出理由:“首先导演、制片很多时候是你朋友,你会不好意思追收。有时则是公司突然终止制作。”李敏有句话说得很心酸:“交稿前不断被追稿,交稿后就到我追稿费,追到好像是我欠他们似的。”难以想象的是,今时今日,编剧连基本保障都沒有。

“尊严”

她又爆说,有的新入行编剧,会觉得自己“没资格”收钱而免费供稿!她因而哀叹,薪水买到时间和努力,却没买到重要的尊严。李敏指出,一部片开不开得了,要看有没有好剧本,演员经常是因为被剧本吸引才接拍,既然好剧本这么重要,编剧更应获得尊重。

她也说,不只编剧有类似遭遇,其他工作岗位如剪接、灯光、音效等亦然,甚至可能更严重。“整个电影圈生态就是如此,香港电影圈要发展得更好,对电影工作者要有基本尊重是最起码的条件,导演、投资者都不尊重这些电影人,又如何叫人看得起香港电影圈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李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