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伟:中文资讯节目编导的困境

上周末因为采访星和开拍电视电影《单身之城》,访问了许久不见的李之仪。上次见到她是10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不是报社记者,是一名自由身的电视编导,负责执导她和李腾(就是现在的当红主持人)主持的贺岁资讯节目。无独有偶,我现在正写一个关于本地资讯节目的专题报道,采访过程让我回忆起以前当电视编导的日子。

电视编导的工作在本地可说相当吃力不讨好。首先,观众甚至电视台都把焦点放在电视剧,资讯节目只有“二奶命”,虽然负有传播信息(inform)和教育大众(educate)的功能,却不太被重视,预算也不高。

中文资讯节目编导的工作相当繁重,要做资料搜集,写稿,联络受访者安排访问,带队拍摄,听带子,剪辑,配音,准备字幕等,杂七杂八的工作一大堆。此外,还要兼顾人际关系,如确保主持人身心愉快,确保工作团队士气等。

编导身负重任却低薪

由于预算少,酬劳也是少到可怜,当年接一个企划案介于2000元到3000元之间。看起来好像不错,但是若以工作天来算的话,一天收入连摄影师和收音师都不如。例如,一个出国拍摄的资讯节目要耗掉编导十多工作天(还没有包括写稿时间),一天收入只有100多元,相比之下,摄影师可以拿到两三倍以上的酬劳,如果他们超时工作,甚至可以拿更多酬劳。

几次带队出国拍片的经历,令我印象深刻。团队从早拍到晚,拍完后,摄影师和收音师把带子交给我,拍拍屁股就出门放松,去喝酒按摩。身为编导的我,必须呆在酒店确保摄影师拍到所需要的画面,也要制定隔天的拍摄行程。赚的钱比摄影师少,责任和工作量却比他们重,心里难免有点不平衡和心酸。

很多编导为了赚更多钱,只好一次过接拍许多集节目,没有太多时间休息,身体累到不行。这里不是指摄影师、收音师等人应该拿少钱,而是质疑为什么身负重任的编导,会面对酬劳偏低的不公平制度。

虽然离开电视圈多年,但我还经常与一些前同事保持联络,也留意资讯节目的发展。最近播放的《线人》《童工》《分界线》等节目的制作更精良,画面更好看,题材都相当不错。据悉,摄影师和收音师的酬劳也比以前更高了。

听还在当编导的友人说,中文资讯节目编导的处境没多大改变,甚至出现断层问题。没有太多年轻人愿意入行,除了与他们中文能力不佳以外,相信另一个原因就是低酬劳问题。低酬劳绝对会影响士气,因为付出和收获实在不成正比。我担心,本地中文资讯节目下一个10年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黄少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