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40年心结 风雪中破冰

《零度以下的兄弟》Rams(M18)

娱乐性★★★★/艺术性★★★

剧情介绍:Sigureur Sigurjonsson(西德格尔·西乌尔乔森)与Theodor Juliusson(西奥多·尤利乌松)饰演亲兄弟伽米与凯迪,两人在冰岛的山谷里的家很靠近,但这对年岁一大把的兄弟却水火不相容,有40年没交谈,必要时靠一条狗传递纸条来交流沟通。在山谷举行的养羊比赛中,伽米很不服气自己的大公羊输给凯迪,不久后凯迪发现自己的羊群得了瘟疫,一口咬定是伽米所害。

由于瘟疫很快传播开来,整个山谷的羊都不得不面临被人道毁灭的命运,伽米的羊群也不能幸免,但他偷偷藏了几头,其他则自己把它们杀掉。没有了羊,兄弟俩不知如何度过漫长如地狱般的冬季。此时,当局怀疑伽米偷偷藏了几头羊,准备前来捕捉时,伽米求助于凯迪,两人用雪地车子要将羊群送到山上,但风雪实在太大,兄弟俩的性命受到威胁。

《零度以下的兄弟》是2015年康城影展“一种注视”单元的得奖片。冰岛的寒风冷飕飕,雪地被风吹起来天地茫茫。冰岛的冰天雪地虽很冷,却冷不过兄弟情,所以在为“Rams”翻译中文片名时,我想来想去,还是译成《零度以下的兄弟》,灵感当然来自诗人北岛的《零度以上的风景》。

暗藏“爆发力”

20170629_showbiz_rams_Large.jpg
片中水火不容的兄弟凯迪(左)和伽米,最终被亲情的炽热火焰给彻底融化。

影片开场兄弟的对立虽没正面爆发出来,但观众却感受到火药味,因为凯迪的羊在比赛中微胜,伽米一脸的不是滋味。没多久,凯迪的羊死光光,两人的战争正式开始,他怒气冲天拿着枪要去射杀伽米。当局要求消灭所有羊群,伽米不等他们派人来,就哀伤地自己屠羊。

表面上看,影片是围着羊儿打转,但实际要大家看到的是兄弟之间不和睦的感情。所谓血浓于水,身材胖嘟嘟,胡子比较浓密的凯迪在羊群死后,好几次醉酒闹事,有时还昏死在雪地上,伽米伸出援手,把他扶到浴缸浸泡温水让他回温。

脾气原是比较坏的凯迪刚开始不领情,但后来也渐渐被融化。伽米叫他一起帮忙送走他所藏着的羊时,他二话不说马上帮忙。两人在黑夜的途中遇到大风雪失散了,他万分紧张地在风雪中寻找伽米。第二天天亮时,才找到不省人事的伽米。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山坡雪地上,凯迪唯有用自己的体温试图为伽米回温,此段情节拍得生动感人。“雪”原来还是敌不过兄弟之间流荡着亲情的“血”。在冰天雪地恶劣的环境中,亲情的炽热火焰将相隔快半世纪的心结彻底融化了。

此片让导演锋芒毕露

影片也一窥冰岛人的简单与执着,没有必要掩饰什么,恨就是恨,爱就是爱。也许天气比较冷,冰岛人对待朋友与家人,都是比较远远的、冷冷的,导演拍出了这样的氛围。西乌尔乔森与尤利乌松现实中分别61岁与67岁,都是老演员了,互飙戏,一点也不让对方比下去。1977年诞生于冰岛的导演Grimur Hakonarson(格里莫·哈克纳尔森),虽然没有享誉国际的冰岛知名导演Fridrik Thor Fridriksson(弗里德里克松)的知名度,但此片让他锋芒毕露。

《零》是彻头彻尾的冰岛视角,冰岛语言,影片也毫无悬念,叙事平铺直叙,但兄弟间的张力处理得很好,即使剧情没有波澜起伏,也引人入胜。影片不时散发出北欧人特有的幽默感,而朴质的镜头,展示了冰岛大自然的景观,也展示了小市镇与山谷没有一座现代化建筑的别样风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