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亦筠:追忆似水年华

南洋女中的校友与陈美莲老师(右五)开心合影。(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这是个值得追忆的时光——南洋三校百年校庆晚宴。它与许多人印象中电影里师生团圆时状况百出的搞笑剧情不同,有同学、师生,久别重逢的相见欢,也有暂时抛下繁忙国事的校友李显龙与傅海燕又“自拍”又吹蛋糕上蜡烛的欢颜画面。

总理李显龙是南幼与南小的学生,他提到3岁到南幼,是当时最年幼的学生,特别好动,出席晚宴的我们都被他的幽默搞到笑呵呵。约3400人出席晚宴,大家都在不同的时间轴上与南洋结缘,但有缘一起为南洋庆生,机会难得。

有值得回忆的人生,才是完美的人生。

幼稚园到中学,应该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不懂什么是幽暗与悲伤,因为都还小,学校老师永远点亮一盏盏的灯光,为我们照路。从高中或理工学院到大学,我们离开舒服的小窝,得学习独立。进入社会,就是进入了战场。

长大后的我们也许面对工作上的压力、流言蜚语的困扰、家庭不和睦的哀伤,我们的步伐踉跄了,我们累了,沧桑了,老了。爱情、健康、家庭等等也许是我们生命的缺口,是一条我们的理智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们的眼泪流干以后,又让我们重新潸然泪下。

与久违的师友亲密重逢

不管当晚大家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怎样的健康状况赴宴,在见到久违的同学,尤其是久违的老师陈美莲时,她如阳光和煦般的笑容,顿时融化了我们。我们与老师不是邂逅,不是初遇,而是一场实实在在亲亲密密的重逢,大家拉着老师的手不舍得放下来。看到岁数不小的老师身体硬朗,大家激动又开心。老师别来无恙,平安就是福,其他不过是水月镜花。

晚宴上先看到本地电影名导邱金海为南洋100周年校庆所拍摄的45分钟电影《兰蕙百年——南洋的故事》的预告片,也看到由400名师生校友花了一年半时间筹备的音乐剧《百年南洋馨》。我们离校后还心系南洋,都觉得这部倾注师生校友心血的音乐剧,比许多在大殿堂演出的音乐剧,甚至是大师的电影作品,还来得温馨精彩。

南洋女中的生活已远离,我可以做到的,就是不要忘记。我还记得在旧址上课时,为了维持学校的整洁,一大早到学校捡鸡蛋花,扫落叶,下雨时则从大楼弥望操场低洼处形成烟雨蒙蒙的“南中湖”,还有,关心我们的师长,而淳朴、光华而永恒的同学情,是我觉得这辈子除了家人以外,最珍贵的。

如果说唯一真实的乐园是我们已经失去的乐园,唯一有吸引力的世界是我们尚未踏入的世界,我相信中学生涯的乐园虽已不复,但我们可以带着不灭的南洋情,走向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