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乐士浮生录》笑进欢乐,哭进痛苦

对古巴的认识不是很多,除了革命领袖Che(切·格瓦拉)、女排、美国昔日敌人,不外就是乐团Buena Vista Social Club了!

美国音乐人雷库德1996年为英国唱片公司录制包含非洲与古巴音乐人共同完成的民乐专辑在穿梭古巴破旧又美丽的城市,找到一群曾在1949年古巴革命之前哈瓦那最著名夜总会——Buena Vista Social Club表演的乐手,有的90来岁,有的在工厂包装雪茄,有的以擦鞋为生。

音乐,也就是他们

1997年推出的专辑受到欢迎,德国大导Wim Wenders(温德斯)1999年以这群老人家为故事而推出的得奖纪录片《乐士浮生录》(Buena Vista Social Club)掀起热潮,解开古巴的神秘面貌,了解古巴的文化与社会,听到古巴市井小民的生命之歌,还有他们的悲欢离合。纪录片也让这支乐团登上国际舞台,四处巡回表演。

德国诗人Rilke(里尔克)说过,奇迹和痛苦来自另一个地方,并非一切都像人们以为的那样:人们没有把自己哭进痛苦中,也没把自己笑进欢乐中。你所看见和感受到的,你所喜爱和理解的,全是你正穿越的风景。

我觉得古巴这支乐团的老人的生命也许带着悲伤的酸苦,但他们的音乐却带着快乐的甘甜。他们笑进欢乐,也哭进痛苦中,也因此10多年前首次看到他们的现场表演时,台下的我强烈感受到他们的活力,感受到音乐深深渗透进他们的血液与生命里。他们,就是音乐,音乐,也就是他们。

曾拍摄《欲望之翼》的温德斯最让人心醉的是擅于描绘人生存的迷惘、断裂与空虚感,他电影里的影像、电影所采用的海报,常也让人心动不已。《乐士浮生录》的海报采用了乐团专辑的相同照片,是皮肤黝黑,戴着鸭舌帽、叼根烟、信步穿过太阳炙烤大街的老人,街景生活都抛在他后头,无限延伸的蓝色天空,似乎又让人嗅到加勒比海的空气味道。前方的路也许无法预测,但也因此有无止境生长,唯有不停前进,才能不断生长。其实黑人都长得不容易辨认,但他们的歌声,却让我记住他的脸,记住照片中已故团员Ibrahim Ferrer(伊布拉欣费勒)的笑容。

向乐团与相关人与事致敬

年迈的乐团歌手去世得七七八八,我对新加入的乐团成员比较没有感觉。还是喜欢已故Compay Segundo唱的:在一个树干上,一个少女,满心欢喜地刻下自己的名字,那棵树打从心里感动,飘落了一朵花给女孩。我是树,感动与哀伤,你是那个使我的树干受伤的女孩,我会一直珍惜你的名字,但你对我的花做了什么?

伤感又美丽的古巴。

目前在本地放映,由英国导演Lucy Walker(露西·沃克)所导的《乐士浮生录》(Buena Vista Social Club: Adios)向这支乐团、温德斯、1999年的纪录片《乐士浮生录》致敬,“切”也在片中惊鸿一瞥,且是活生生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