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The Voice决战好声》首集盲选 本地歌手陈宣清过关

马国男生刘国辉(左起)获得四位导师转身。本地歌手陈宣清成功加入伍思凯战队。林延芯的恶梦成真。(《The Voice决战好声》提供)

字体大小:

《The Voice决战好声》首集盲选昨晚播出,26岁本地女生陈宣清以阿密特的《牙买加的槟榔》成功闯关,加入伍思凯的战队。

陈宣清其实很期待偶像曹格为她转身,但最终只有伍思凯转身。她接受本地媒体访问时坦言有点失望,但仍开心表示:“有导师为我转身,已经很好了。”

陈宣清声带出问题少自信

陈宣清是驻唱歌手,声带两三年前长茧,歌唱事业因此被迫停顿,所幸后来逐渐康复。但她受访时透露,声带今年又出现问题,所以参赛时状况不是很好。

伍思凯点出陈宣清在盲选赛演唱时显得缺乏自信。陈宣清说:“小伍老师说我演唱时,跟导师们没有眼神交流,看起来没自信,他叫我对自己有多一点信心。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天真的没什么信心,因为我没有比赛经验,一上台就开始想歌词,又要注意高音不能破。”

谈到这次的选曲,陈宣清解释:“驻唱时唱的歌比较悲伤,很少有机会唱摇滚或热情奔放的歌曲,所以这次选了《牙买加的槟榔》。”她不敢去想能走多远,但希望能够一直晋级,为新加坡争光。

四导师为刘国辉转身

马来西亚参赛者刘国辉(31岁)一曲《你给我听好》,唱进四位导师的心,全为他转身,他最终选择陈奂仁战队。

刘国辉和太太都是驻唱歌手,原本打算夫妻一起参赛,但太太后来决定让他独自参赛,她就负责照顾两岁的儿子。刘国辉当天带着太太的梦想一起站上舞台,并向四位导师提出一个请求,希望他们也听听太太的歌声,为她转身。

刘国辉受访时说:“太太和孩子的精神,我都带在身上。”压力是否因此加倍?他说:“不可以说是压力,这其实是一种幸福,但肩膀是比较重,因为我是一个丈夫,也是一个爸爸。”

谈及四位导师都为他转身,刘国辉说:“当然很兴奋。其实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有两位导师转身就好了,结果有四位,我非常开心。”

选择陈奂仁的战队,刘国辉解释:“陈奂仁是非常棒的音乐人,他不只是歌手,也是制作人,他将是我音乐路上很好的学习对象。”

陈奂仁认为刘国辉不是技巧性的歌手,而是跟着情感去表达。对此,刘国辉说:“我驻唱时都是以这种方式演唱,但陈奂仁是技巧型的,这其实不错,我可以跟他学技巧,收获会蛮大的。”

刘国辉很欣赏陈奕迅的嗓子和唱歌的态度,所以这次选唱了陈奕迅的歌曲。他也透露歌曲里头有着他和几个朋友的故事,是一首疗伤的歌曲,其中一句歌词“你给我听好,想哭就要笑”,让他觉得有一种直刺内心的痛。

林延芯恶梦成真

20岁的本地女生林延芯梦到自己站上《The Voice决战好声》盲选赛的舞台,但没有导师为她转身。她的恶梦不幸成真,无法晋级。

林延芯曾在第一届《新空下》比赛夺得歌唱组冠军,但她这次报名《决战好声》却没有信心,因为她在报名截止的三分钟前,才匆匆地交上演出视频。她没料到竟然过了第一关,进入盲选赛,但之后就做了那个“没有导师为她转身”的梦。

林延芯以美声方式演绎王羚柔的《当我们同在一起》。她受访时透露,父亲是舞台剧演员,她小时候就听《西贡小姐》《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的歌曲,耳濡目染,也爱唱这类歌曲,反而不喜欢流行歌曲。她记得小三那年,父母带她去看《歌剧魅影》,她深深着迷,之后把所有歌曲背熟。

林延芯的父亲林泳锟也是特约演员,他7月初陪女儿到新山录影。林延芯说,没有晋级后,她回到等候室,看到父亲,眼泪忍不住稀里哗啦地落下。她笑说:“每次在家里唱歌给爸爸听,他都说不好听。我们为此吵了20年,我觉得他是对的。”

陈奂仁收获最多学员

《决战好声》首集盲选,共有九名参赛者登场,六名晋级,三名遭淘汰。

陈奂仁收获最多,共得到三名团员;伍思凯有两名,丁当有一名,曹格暂无团员。

陈奂仁和曹格在首集节目就爆发浓浓的火药味,两人好几次看中同样的参赛者而陷入“抢人战”,最终都是陈奂仁抢人成功。下周,两人是否再掀战火?

100.3周一、五讨论赛情

《The Voice决战好声》每逢星期日晚上8点,在Hub都会台(星和111/825频道)播出。非星和视界订户也可以通过StarHub Go免费同步收看。

每逢星期一和星期五早上,锁定UFM100.3早班节目的线上直播“决战透透看”单元,DJ会与听众分享《决战好声》的视频和节目片段,也会和听众讨论赛情。上UFM100.3面簿也可以观看伟龙和导师们的专访视频。

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华文媒体集团(《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zaobao.sg、电台UFM100.3和《优1周》)是《The Voice决战好声》的战略合作伙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