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家昌指控“身边人挑拨”甄珍:一贯阴毒手法

刘家昌称甄珍(左图右)被秘书挑拨,动不动就找律师,一步步把他逼走。(互联网)

字体大小:

(台北讯)台湾知名音乐人刘家昌与前妻甄珍再掀骂战。

刘家昌:一步步把我逼走

刘家昌前天在面簿指控甄珍的秘书和律师,认为陈姓秘书挑拨甄珍,动不动就请律师告他,一步步把他逼走,且渐渐掌控甄珍家的权力。他更提到自己留了20亿台币(约8983万新元)给儿子刘子千,“我知道你们没能力赚钱,是留给你们过生活用的,不是让你们花律师费来告我的。”文中还指控刘姓秘书是“台独秘书”。甄珍则回应,指刘家昌所言并非事实,也帮秘书及律师叫屈,称乃刘家昌一贯的阴毒手法,请外界不要听信谣言。

刘家昌前天以576字控诉甄珍及其秘书陈淑蓉,他说,“请来陈秘书后,家里慢慢起了变化,挑拨到一个家庭主妇,动不动就找律师,一步步把我逼走。”

此发言让秘书本人直接在面簿下方怒气留言,“刘先生,不要动不动就把我扯到你们家的事,不要以为我不说话就好欺负,您再恶意毁谤的话,我是不惜诉求法律,告您毁谤名誉。”

甄珍:不想家务事上台面

刘家昌与甄珍关系决裂,早前在社交平台隔空骂战,刘家昌骂儿子刘子千,甄珍则写千字文为爱儿平反,自承过去她处处怕刘家昌,两母子30年来过着忍辱负重的日子。

平静一段日子后,刘家昌9月29日再发文透露收到甄珍给他的律师信,留言中提及方逸华,说方逸华看了一定很伤心,又指涉及股份的事,希望有人能说实话。甄珍随后在面簿发文反击,表示决定于10月3日向传媒交代。

她写道:“自从今年5月刘家昌在面簿骂子千的事件后,我虽然打破沉默写了一篇还我儿子公道的信;但我始终深信家务事不应该摆台面上。如果可以,我会选择忍让!这一个月来,我保持沉默,在完全不对外公开的情况下,希望能讨回一些公道!也带着很客气的态度,透过共同的朋友协调,给刘先生留足面子,期盼能够在和平、理性、双赢的局面下使大家各得其所。但却没有想到,事与愿违,他又再一次用面簿发表了与事实不符的说法,牵扯不相干的人。所以,请容许我10月3日(星期二)一次向媒体说明清楚!对于再度造成大家的纷扰,深感抱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