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瑱玲:黑箱作业

陈奕迅日前在香港上节目时,爆料在录《中国新歌声2》时受到导演指示,要他和那英“按一下”选择某学员,制造互相抢人的节目效果。节目因此被质疑“黑箱作业”,立刻引来大批网友热议及批评。

节目组后来发声明澄清,指陈奕迅的话被断章取义,并表示:“《中国新歌声》的历任导师对于音乐都有着各自非常严苛的评判标准,节目组既充分尊重导师的职业判断,交予导师自主选择权,导师们也一样尊重并爱护每一位来到这个舞台拼搏、付出的学员,确保比赛的公平。”一再强调绝对不会干预导师的选择。

只是那英后来指陈奕迅“违反职业道德”,似乎有此地无银之嫌。

除了《中国新歌声》,不少节目都传过“黑箱作业”,例如《我是歌手》就从第一季传到第四季,所以对于“黑箱作业”其实无须大惊小怪。

换个角度看,这些歌唱比赛其实就是一个娱乐节目,所以一定要有娱乐效果,包括制造高潮、惊喜、感动、雀跃、悲伤等各种气氛,所以会出现陈奕迅所说的“假抢人”现象,一点都不叫人惊讶。

我甚至觉得整个节目已经事先写好剧本,每一集的盲选赛要有不同风格的歌曲,以显示其多元性。所以参赛者演唱的曲目未必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是节目组按照剧本所需的安排。

为参赛者“安排歌曲”

之前访问《新歌声2》本地海选冠军李俊纬,他就坦言在选歌上是被动的,他在盲选赛选唱台湾新人J.Sheon的“You'll Never Know”,是一首电音歌曲,这是节目组为他决定的。电音歌曲在《新歌声》这样的歌唱比赛节目本来就不受落,而且还是新人歌手的作品,导师和观众都觉得陌生无共鸣,李俊纬可说是输在起跑点。

另一名本地代表谢慧娴,在第二回合选唱方大同和王力宏的合唱曲“Flow”,也是电子音乐曲风。她受访时透露曲目是节目组和导师那英决定的,而且是临时换歌,她原本准备了周杰伦的《比较大的大提琴》,都已经跟乐队排练好了,却突然接到换歌的指示。

谢慧娴最终被淘汰,当时受访时也坦言:“我临时换歌,这首歌也不符合大众口味,所以虽然没有多大的失误,但我已经有预感会被淘汰。”

有同事质疑,不让参赛者有自由的选择权,而是为他们“安排歌曲”,这样的赛制根本不公平。我笑答,这不是比赛,是娱乐节目,公平不公平是其次,对主办单位而言,节目效果和收视率才是关键。

所以只要转换心态,把《新歌声》这类歌唱比赛节目当娱乐节目来观赏,就会看得比较舒坦。

安排“职业观众”

其实中国许多节目不只“公平性”遭质疑,“真实性”也引起热议。例如歌唱比赛节目中常出现观众听得如痴如醉,闭眼哼唱甚至感动到泪流满面的夸张行为,后来就爆出这些观众都是主办单位招揽回来的“职业观众”。有一个以“职业观众”为全职的女性也爆料,开“职业观众”的公司会为“职业观众”安排表演训练,令他们更加投入。

知道了这些赛制的“内幕”,就更加无须对比赛结果太在意,相信参与者也只深明个中道理。而且无论是参与者或观众,都会从这些节目中各有所得,参加的人拥有一个展示才艺的大舞台,收看的人听到好声音好歌曲,就够了。有没有黑箱作业?答案已不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