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舒服的酒吧和同温层

最近和朋友聊到某电视节目,感叹节目播出几集,似乎没什么人在看。其中一名朋友刚点头同意,另一人睁大眼睛地说:“不会啊,我感觉节目在本地很红啊,面簿上好多人都在分享这个节目耶!”

是吗?我歪头回想,但实在记不起有任何人热烈讨论过这个节目,脑中只出现一个词——同温层。

过滤资讯,制造同温层

这是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从新闻节目认识到的新词。科技大数据化后,社交媒体贴心地帮我们筛选“适合”个人的资讯,从广告到追踪的页面。但这样的服务却也释出一则警讯:我们将越来越往自己认同的意识形态靠拢,和一群有类似想法的人聚集在一个同温层里。

这些人不断强化我们既有的意识形态,型塑我们以为的世界观。所以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各种离谱、未经证实的消息四处散布,人们获取大量的、属于同温层里的新闻资讯,从而片面或避重就轻地做出判断。

美国选民的判断结果,如今不时挑动着国际政治的神经线,所以同温层不只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取暖那么简单。

“白日梦女”自欺欺人

最近看日剧《东京白日梦女》,描述三名年届30的单身女子,平日最爱聚在小酒吧边喝酒边大谈阔论,一下羡慕其他结了婚的“胜利组”女子,一下誓言要在东京奥运前结婚生小孩。直到某日一金发帅哥忽然出现,讥笑她们是一群只会聚在一起取暖的白日梦女,她们的生活才开始出现一连串的转变。

剧里有两个很可爱的卡通角色——会飞的猪肝和鳕鱼白子,不时冒出来和女主角对话。猪肝和鳕鱼白子在日文的发音很像“如果”和“要是”,是配合白日梦这个主题延伸出来的幻想角色,爱跟着成天做白日梦不敢正视现实与内心的废柴女子。

每当女主角犹豫或自欺欺人的时候,猪肝和鳕鱼白子就会跑出来说话吓女主角。

编剧最厉害的地方,是你以为女主角们就要获得幸福了,结果又是一场空。没有洒狗血的剧情(日剧似乎已不流行用表面的戏剧冲突来吸引观众),节奏轻快有趣,当你看着主角一点一点挖掘内心世界的盲点,那种越来越靠近真实的颤栗实在过瘾。

电视剧的结尾,三名女子并没获得幸福,却更幸福了(这是尽量不踩雷的说法)。

取暖=集体慢性自杀?

那个小酒吧和姐妹的陪伴,就是一个舒适的同温层,要是没有金发男赤裸的批评和猪肝鳕鱼白子的不断恐吓,也许她们就会一直废柴下去。

过去谈的舒适圈,是属于个人的画地自限。如今高度依赖科技的我们面对比舒适圈更大的同温层,如果同温层里的人只听想听的声音,面对危机还抱着彼此取暖,喝酒自醉,讲得吓人点,就是集体慢性自杀。

能不能勇敢接受,面对现实,停止做白日梦,是停止废柴化的第一步。在那之前,还是得鼓起勇气和肚量面对甚至接纳我们未必想听的声音。

这个时代不去听自己不认同的声音太容易,也没有猪肝和鳕鱼白子跑出来吓我们。

(作者为UFM100.3 D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