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雪, 一起扫!

本周影评

与斗兽场无异

一个悄然扭曲人性的时代总是懂得如何把本应不可接受的事物正当化,让群众习以为常,参与其中。以前的社会懂得利用宗教或者类似的权威,而我们这个过度自娱的时代,则善于把罪恶商品化、产业化,透过大大小小的屏幕推向全球。比如像当前《人造天劫》(Geostorm)这样的电影,其所谓娱乐性有一大半靠的是什么?不外乎各式超级天灾铺天盖地淹来,灭绝万千惊惶灾民的大场面。老吴看的时候,并不觉得被娱乐了,只是一再深感难过悲戚,不忍卒睹。即使有谁指出这些场面“只是假的”,又如何?会让我觉得我们本质上有别于2000年前看斗兽场内血溅三尺而兴奋呐喊的罗马人吗?

老吴大概真的是一件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前朝古物吧。

掴特朗普一记耳光

跟其他所谓“灾难片”比起来,《人》算是中规中矩,没什么大缺陷,但也未见绝佳之处。自《2012》之后不得不调高力度的超大规模毁灭场面,以及接二连三“险过剃头”的逃脱——比如至少几十栋高楼大厦倒骨牌般相继崩塌,汽车赶在地底喷出的火龙前方飞驰之类——自是无须细表;另外加上一点政治暗杀阴谋,稍有点悬疑(其实相当单薄)的一步步调查,以及兄弟之间的纠葛情谊,总算调配出一点点不一样的感觉,但终究还不够。部分对白听似精炼的苦心构思,实则老套得味同嚼蜡;像这样一部电影,讲述卫星系统专门调控地球气候,突然出现问题而给全世界带来空前危机,果然不出所料地抛出了怪罪科技的“古训”,怪科学太爱越界来扮演上帝。这些话落在老吴耳里,根本都是尚未走出两百年前《科学怪人》的范畴。

本片较有价值的,应当是它以环球主义精神平衡了大美国主义。诚然,《人》没能像《2012》那样让主角奔走千万里,在世界各地尝尽面貌不一的危难,但它同样凸显了灾害的环球性,以及不同国家的共同努力。《人》虽然忍不住仍要宣扬美国的厉害(歹角:“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总统:“就凭我是美国的总统!”),但太空站里的国际团队却也很关键。剧中的美国英雄显然充满缺陷,终究需要香港人来提供线索,德国人来指引方向,甚至墨西哥人来救回一命。

这一点在当前反智的特朗普时代确属难能可贵。正当习近平大讲“人类命运共同体”时,特朗普偏偏主张以美国为先,退出多项国际合作,甚至呼吁各国领袖以本国为先。这等于是叫大家各扫门前雪,就超越地缘政治的世界大同理想而言完全是一大倒退。《人》于此绝不认同,反而明确地提醒大家:一、美国的问题,足以构成威胁全世界的问题;二、世界的问题,需要全世界携手解决。这分明是有意地掴了特朗普一记耳光,掴得好!

建设力VS权力

毋庸讳言,对于短视、无知且独断的掌权者,《人》的两位男主角始终都是非常不爽。他们各自斥责了关心“选票”“表面政绩”“权位”“揽功劳”,甚于关心人民福祉的政客们。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玩政治游戏的掌权者、行政者之外,原本就有一种人,就是对政治不感兴趣,只想切切实实地把事情办好、造福大众的基层建设者。《人》的核心矛盾,可以说正是这两种人之间的矛盾。

权力拉扯建设力的后腿,秦桧从抗金前线召回岳飞——这种直叫血液沸腾的悲剧,在现实中反复上演,看得太多太多,感受特别深刻。所以,对老吴而言,《人》主角一再的愤慨痛心尤其难忘。工程师杰克罗森(杰拉德巴特勒饰)看着自己的心血结晶兼理想化身,那费了多少心力、脑汁、光阴完成的卫星系统和太空站被体制夺去,被人用来作恶,甚至被彻底炸毁——他当时的怒火,当时的眼神,令人心头滴血。说到底,权力与建设力是互相倚靠的,彼此之间一定要多沟通,多多互相善待。不然的话,大家作为一个整体的道路是走不下去的,只剩下倒退与灭亡。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