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泉归来的感思

走在两公里的山村小径上,耳边传来一首歌曲,而创作人刘家昌的熟悉嗓音正在空中回荡着:“深秋枫又红,秋去留残梦,我心付诸于流水,恰似落叶飘零……”

我不是在新加坡的KTV厢房,而是在中国江西省鹰潭市西南20公里处的龙虎山华泉小村。资料上说这是中国第八处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国家自然文化双遗产地、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为刘家昌的关系,这里又多了一个名号:“世界级艺术村”。

“天下本一家”之感

龙虎山是道教发源地,我下榻的华泉大饭店(也是刘家昌所建)所在的路叫“天师路”也就不足为奇。在这条天师路上,往右拐,一路走下去,经过中华文化精舍(即文化博物馆)、云河吧(听歌酒吧)、华泉艺文教育基地(学习各种文化的课室)、王永庆纪念馆、画墙、中华美术博物馆、国际美术博物馆等,供游人免费参观。路的两旁,每隔数十米就竖立一根高柱,柱子上装有扩音器,这深秋的白昼时分,刘家昌的经典金曲就透过这些扩音器广播出去。

身不在梦境,却恍如梦境。当你沿途散步,耳边听着这些陪伴你成长的歌曲,你一定会引吭高歌,仿佛你正穿过一条时光隧道,回到了从前。

参与画墙绘画的人,有来自新加坡的印度人,也有远至保加利亚的老外,在我上周采访的几天中,在用膳时刻,他们都和其他炎黄子孙一样品尝中华料理。有一晚的晚餐是安排在一家水浒主题餐馆,叫“三碗不过岗”,桌上提供当地酿制的糯米酒,我们几个来自新加坡的华人浅尝几口都不太习惯,反而老外竖起拇指大赞,那一刻,你会产生一种“文化大融合、天下本一家”的体会。

执念和无奈

访问刘家昌,75岁的他依然脑筋清楚,思绪敏锐,说话还夹带幽默,一番话特别让人感触。“我这一生的事业结束了!”“我写了这么多歌,人家三分钟唱完,下一首就忘了你;我导过电影《梅花》,一万人看过都哭了,可是年轻人还是会忘记我。好了,那这个地方,你不会忘了吧! 人类都是健忘的,我只求自己满足,告诉大家我曾来过。”“人有爱恨、嫉妒、贪婪,我想跟愚蠢的富翁说,不要一直存钱,用不完的就是留给家族互打官司而已。我要彻底改变人类这个观念。”“你的财产是我的作品,你说谁比较富有?”

华泉小村所在地是17年前刘家昌和前妻甄珍游玩时所发现,世事难料,后来两人闹翻,心结至今难解。

你说从无到有建立一个世界级的艺术村难些,还是和最亲的人把仇恨怨怼从有化无比较难些?

我在刘家昌的身上,见到艺术大师超凡脱俗的才气和坚持,但似乎也见到一个音乐名家写尽人生惆怅仍无法在现实中超脱世间惆怅的执念和无奈。我还是衷心希望敬重的刘老师事业圆满之余,与家人感情有破冰的一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洪门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