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权司机》会入围奥斯卡?

今年的第90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有92个国家和地区的作品报名,数量创历史新高。下个月公布初选的九强,明年1月23日公布奥斯卡入围名单,包括最终入围的五部最佳外语片。

本地导演陈敬音的《大笨象》代表本地报名,衷心希望能突围,一圆新加坡人的奥斯卡梦。《大》格局局限在中年汉的危机,出线机会较渺茫。余文乐主演的《一念无明》代表香港报名,是精神躁郁症者融入家庭与社会的故事,格局也不大。吴京的《战狼Ⅱ》充满野性活力,是纯商业动作片,不可能出线。黄惠侦的《日常对话》代表台湾,中野量太《幸福汤屋》代表日本,都没看过,无法评价。

Deepak Rauniyar(狄帕罗尼亚)导演的《尼泊尔灿烂阳光》(White Sun)代表尼泊尔,将延烧10年的尼泊尔内战巧妙融入一场葬礼中,一窥尼国严重的男尊女卑歧视,这部片好看,但不够震撼。

《逆》穿透时代与人心

今年韩国的报名片《逆权司机》(A Taxi Driver),是我所看过报名今年外语片的最爱,不久前到香港采访,抽空去当地的戏院看。片长两小时17分,一点也不觉得长,因为超精彩。《逆》没听说会在本地发行,算是本月23日开幕的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最大遗珠。

《逆》改编真实故事,背景是1980年5月发生在韩国南部的“光州事件”,当时掌握军权的全斗焕武力镇压民主运动者,造成大量平民和学生死伤。宋康昊饰演的单亲爸爸是首尔的德士司机,老婆病逝后独力抚养女儿,胼手胝足乐天勤奋,但还是常常欠房租。某日他抢生意,载了一名外国乘客(德国演员Thomas Kretschmann饰)前往光州,乘客原来是德国的调查记者,这个平凡司机意外一脚踏入历史巨流的暴风核心。

《逆》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六四事件,不管是“六四”或“光州”事件,跟道道地地的新加坡观众都没有关系,但取材历史真实事件的《逆》,却拥有穿透时代与人心的力度,惊心动魄,让我看到快泪崩。

司机在光州被迫见证历史,吃惊也疑惑,他一直自我催眠:“不关我事,不关我的事。”他一心只想赶快收到车酬,趁着月黑风高,开着老旧德士回到首尔年幼的女儿身边。他后来热血救手无寸铁的民众,更把德国记者安全送到机场飞离韩国,让他的报道公诸于世。

影片镜头平静到位,流畅的叙事形成一段心碎的挽歌,民主不是空谈,是要牺牲小我才能成就。现实中的德国记者一直希望在光州事件后能与韩国司机见上一面,但心愿没达成,两人如今都已去世。

《逆》 成功的从一名平凡小人物的经历,拓展到社会、国家乃至世界的层面。他国历史可以供大家借鉴反思,《逆》也反映文明社会对待历史事件应有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我要为这部电影猛按赞。《逆》是宋康昊连续三年报名奥斯卡的电影,前两部是《思悼》《密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