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薇秀:找帮佣

台前幕后

上周末我在讲座与准父母分享如何应付产前产后的压力,讲座后,有听众通过社交媒体发短信问我:她想回去工作,却不放心让帮佣照顾孩子,可是又没有其他方法……其实我准备演讲时,在网络论坛上留意到这是许多父母关注的问题。

以教导代替责备

我问这名听众为何不信任帮佣,她说自己不在家时,孩子常受伤。有一次她通过电眼观察到孩子撞到头,帮佣却没有察觉或采取任何行动。她回家后发现孩子的伤口有血,问帮佣有无帮孩子处理伤口,帮佣回答有。她也在面簿看到很多帮佣虐待孩子的个案,所以导致她的不信任。

我没有追问细节,但从客观角度来看,孩子跌跌撞撞很平常,除非她之前交代帮佣必须时时刻刻跟紧孩子,否则帮佣也不算失责。她的帮佣显然撒谎,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或许是帮佣不知道如何面对雇主的追问。与其认定帮佣不诚实,不如利用事件教导帮佣下次遇到类似情况该怎么做。很多帮佣的教育水平不高,尤其如果是第一次出来工作,她们没有经验,也不知道可以主动跟雇主沟通,又害怕雇主不满意,才会“撒谎”。

家庭环境和文化对帮佣有很大的影响。当我们听到帮佣虐待孩子的故事时,因为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轻易下判断并不准确。我也听过有些帮佣不愿意来新加坡工作,因为她们在自己的社群里得知新加坡雇主虐待帮佣的事,也就一概认为新加坡雇主都有虐待倾向。

找年轻没经验的帮佣?

这名听众也提到帮佣是家婆请的,而且家婆喜欢请年轻没有经验的。年轻女孩离乡背井到陌生的国家工作,难免会想家,会有情绪波动,人生地不熟,没人能诉苦。雇主可能不让她们用手机,或因为怕她们“学坏”不让她们放假,结果帮佣一直被情绪困扰,又没人开导,因此影响了工作表现。有时犯错又害怕被谴责,便做出一些欺骗行为,不然就是容易气馁,动不动想回家。如果雇主不谅解不宽恕,反而对她们更严厉,有些可能会陷入忧郁,犯下更严重的错误。

很多摩擦是因为雇主对帮佣要求太高,或是沟通出现问题,比如担心她们偷懒,因此交代很多任务,挑剔她们打扫不干净,责备她们打瞌睡,未按照指示做事等。其实帮佣也是人,也会有疏忽,而且文化和语言的差异确实容易产生误会,如果换位思考,只要明白问题根源,就能解决这些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如果雇主把这些行为当成品德问题,这种潜意识会通过我们的言行举止影响帮佣,可能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我一直相信人性本善,帮佣只是想工作赚钱,让家人和自己的生活更好,她们不会无缘无故做出不人性不道德的事。有些的确品行恶劣或有心理问题,但这只是少部分。我们有责任把家里的规矩及要求清楚地向她们表达,并通过实践教育她们,让她们明白什么该做,应该怎么做,而且让她们知道不懂的时候是可以开口询问的。最重要的是身为雇主,必须接受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应该让帮佣知道哪些事情能有犯错的空间,哪些是这个家绝不能允许的。

雇主要有正确心态

对于想找帮佣照顾孩子的父母,我通常建议找曾经在新加坡工作过的或是“transfer maids”,因为她们熟悉这里的环境和生活节奏,已经能够调整离开家人的心态,无须承担很高的债务,因此更快有收入来当做工作推动力。少了这些问题, 雇主们就能专心教导帮佣如何按照自己的标准照顾孩子。

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需要,大家都需要多一些沟通,以及时间互相适应。只要保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心态,我相信可以找到很好的帮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