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最难忘的三人二事

这一年最难忘的事必然是报馆环境整合,我变成了三个媒体——联合早晚报与zaobao.sg网站集于一身的记者,也是史无前例、开展时代的崭新定位与身份。

第二难忘的事是接受刘家昌通过“弹唱人”的邀请,到中国江西省龙虎山看华泉艺术小村的形塑与出炉,体验一个因家庭关系破裂备受争议的音乐大师,如何将艺术心血付诸行动。

可惜的是,去了龙虎山,也无法出席徐彬的婚礼,回来听说,他在婚礼上的感性致辞很催泪。无法亲身体验这位我看着他入行的后辈办终身大事,是今年一大遗憾呢!

难忘的人—亦庄亦谐之辈

至于难忘的人嘛,好巧,三名受访者都是亦庄亦谐之辈,还都是我的前辈。

第一位是中国最有名的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之一孟非。敲了好几年的电访,今年如愿。从《非诚勿扰》节目的男女交往主题谈到做面,孟非有时义正词严,有时又谈笑风生,随时随地可以针对一个严肃话题引经据典,也随时随地可以冷不防散发冷幽默。

第二位是香港电视阿哥欧阳震华。之前有记者领教过他的难搞——记者会开始了,他不见踪影,好像是闹情绪什么的,得劳驾经理人去找,相信背后少不了一顿安抚,他这才姗姗亮相。

可是多数时候欧阳震华还是合作的。像这回他来参加亚洲电视大奖,不知道是不是有十足的得奖把握,他的心情非常漂亮,有问必答不止,内容还有趣味。

访问的现场,有一名记者是早报数码同事,我们亲昵唤做小妹的妙龄女记者,当我们几个老姜问了一轮,轮到她开腔时,欧阳震华总会扮成惊讶状逗她:“怎么轮到你发问了吗?”如此一而再,总是引起笑声,把气氛搞得特别轻松欢乐。被逗的人不但开心,可能还觉得有几分荣幸。当有气场的阿哥放下架子,要和你拉近距离时,你不得不像金属遇到磁铁一样,迅雷不及掩耳地就被吸过去了。

第三位是本地老姜朱厚任。多亏他在同一平台获奖,我才能顺理成章和他做了我们之间的第一个深度专访(之前的专访机会因同事捷足先登轮不到我)。也多亏这个深度专访,我发现了许多人不知道的秘密——原来他正式出道演戏前的经历是那么丰富有趣——在香港电影片场当机器小工,见过大小场面和明星,不是许多人所能匹比的。

然后谈到对本地制作生态寄语的语重心长,抑或是对两个儿子影艺前途的妙语批示,都让人感到他可敬也可亲。

上述三人的共同点,其实也显示了我这一代的艺人的素质,可以认认真真秀内涵,也能轻轻松松开玩笑。人生,不就这么一回事吗?

(后记:有人看了zaobao.sg视频,说听到朱厚任叫我“铧铭”,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对了,朱厚任是唯一这样叫我的,有趣的是,我每次听到都觉得好笑,却竟然都忍得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