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罗瑱玲:小而美,也很好

《The Voice决战好声》没有太绚烂夺目的特效,观众反而更能专注在学员们的演唱上。(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中国近年有许多音乐综艺节目,砸钱制作,请来顶尖的乐团和音乐总监,还有华丽的舞台和视效,打造听觉和视觉上的飨宴。新马协力制作的《The Voice决战好声》自开播以来,听到身边不少人拿来与《中国新歌声》比较,认为水准有差,但这样的比较不公平。

《中国新歌声》总决赛是在北京鸟巢举行,预算和观众人数是《决战好声》的几万倍,怎么比?但预算和观众较少,也能做得精彩,只要有心。

制作团队用心锦上添花

我在现场观看《决战好声》总决赛,真的要为制作团队的用心鼓掌。八强的独唱环节,每一首歌都有一个特别设计的场景。

刘国辉演唱《值得》和“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组曲,背后的大屏幕以特效打出这名“全民帅爸”的脸蛋,颇有巨星气势,连伍思凯都忍不住说,像是在台北小巨蛋看他的演唱会。

翁奕杰演唱《我愿意》,头顶有朵朵白云,背景有蝴蝶飞翔,一片诗意画意。杨碧琪演唱《寂寞公路》,坐在秋千升到半空,对应背后的弯月,仿佛在月亮上吟唱,那画面美如画。林文荪演唱《风之彩》,舞台上白纱布飘扬,搭配她一袭白色长裙,宛如仙女下凡。

精心的舞台设计,为学员们的精彩演唱锦上添花,也让整个节目不像一个比赛,倒是像一场演唱会。而且没有太绚烂夺目的特效,观众反而更能专注在学员们的演唱上,不会分了心。一切,小而美,刚刚好,也很好。

看现场直播,也有许多有趣的观察。歌与歌之间只有两三分钟的换景时间,也就是说,你在电视上看每一名学员出场前的介绍片段时,现场的工作人员是非常紧张的,因为要在限时内布置好下一个学员的演唱场景。

例如蔡咏琪唱完《你敢不敢》之后,几个工作人员拿着纸箱冲上台,把地上的十几根蜡烛都丢进箱子里,然后搬出黄欣瑶演出需要的钢琴。杨碧琪一下台,工作人员也是冲上台,赶紧拆除秋千,然后挂上林文荪演出需要的白纱布。

工作人员真的辛苦了,场务也很辛苦,要一直呼吁观众热烈鼓掌、呐喊,还有热情挥动手中的荧光棒。

我们几个记者在演出时忙着做笔记,无法挥动荧光棒,结果场务说空中摄影机在拍摄全场画面时,我们那个区块是黑暗的,不好看。我们既要工作,也不想影响拍摄效果,于是尽量配合,一边做笔记,一边挥动荧光棒,两只手有点难以协调。

摄影同事最搞笑,一只手要握相机,一只手要按快门,哪有多余的手挥动荧光棒啊?结果他索性把荧光棒插在上衣的口袋。只是当他身子往前时,荧光棒就顶到胸口,画面爆笑。

看着学员成长蜕变

其实从9月开始采访《决战好声》,看着学员们的成长和蜕变,然后现场看总决赛,还颇有感触的。他们从素人开始,初期有些生涩,但在决赛都展现了艺人般的魅力和实力。像丹尼尔载歌载舞《普通朋友》,陈宣清挑战情歌《你为什么说谎》,都让我惊艳。

我心目中的冠军是刘国辉,实力与颜值兼具,情感真挚,是我对“The Voice”的定义。我认为林文荪胜在选歌,就像伍思凯所说,观众就喜欢这种飙高音展音域的演唱方式。当然她是有实力的,但情感层面仍欠缺,期待她接下来有更佳的表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