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勋评从“养子”变“亲生子”

本地艺人包勋评从新传媒的“养子”变“亲生子”,陈楚寰一剧接一剧,两人都期望明年有更好发展。两人在新剧《心。情》合作愉快,但陈楚寰怀疑包勋评患有“过度操心”病。

《心。情》探讨都市人的现代心理病,剧中角色个个有病,戚玉武有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和惧高症,刘子绚有强迫症,陈天文有恋物癖,包勋评有广场恐惧症,杨志龙有感情洁癖,陈楚寰精神分裂,陈秀丽有躁狂抑郁症,曾咏熙神经性贪食症。

包勋评被疑“操心过度”症

《联合早报》私下问一轮,演员也都承认自己“有病”——戚玉武坦承性情急躁,杨志龙和陈楚寰有轻微强迫症,刘子绚和包勋评有健忘症。戚玉武总结说现代人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或多或少都有病。不过包勋评和陈楚寰初次合作,被怀疑有“操心过度”症。

陈楚寰说:“因为他平时拿一个大包包,里面要什么有什么,连防晒液、创口贴都有,怀疑他一定是担心会发生很多意外才准备那么周详。“不过这样的人做男友很好,我缺什么都可以跟他拿,哈哈!”

包勋评从“猎美男”比赛夺冠出身后,被掌握举办权的光线演艺(Beam Artistes)顺势签下。五年后,包勋评转投新传媒旗下,身份改变,预料会更受力捧。包勋评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笑说:“公司没有说到那么白啦,不是一签公司就一定做男一啦,不过我在网络剧已经开始做男一了,当然希望在电视剧会有更重的戏份。至于我长得娃娃脸,我也心里有数啦!”

他和王智荟(Kimberly Wang)感情稳定,但他未敢求婚,希望等事业稳定再说。他和朋友一起搞餐饮业,明年希望开分店。

陈楚寰出镜率高

zb_1222_cj_doc6y2eevxrkowo6ekbkj5_21131901_tayck_Large.jpg
陈楚寰从马来西亚来新发展,剧约不断。 

陈楚寰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来新发展,从客串《相信我》,到《Z世代》《心。情》和刚开拍的《五零高手》,剧约不断,在新生代女艺人中,出镜率很高,她也希望发展越来越好,才不枉离乡背井来新发展。

来新定居九个月,她觉得最不习惯的是本地车子比家乡贵一倍,她不能自由自在开车,幸好本地的大众交通系统便利。

刘子绚每年遗失一手机 戚玉武露肌难为情

zb_1222_cj_doc6y2t2d28g04z61hbldx_21131710_tayck_Large.jpg
《心。情》最吸睛的一幕是戚玉武裸上身和刘子绚谈情。(新传媒提供)

“有病”的艺人中,听起来刘子绚和包勋评比较“严重”。

刘子绚坦承自己很迷糊,平均每年总要遗失一台手机,幸好有半数会被好心的德士司机或乘客归还。“我小时候就这样,曾经在学校丢了书包,回家才发现,还要劳动校工帮我找,两天后才找到。”平时吃银杏补脑的她庆幸说她背台词并不受健忘影响。

包勋评担心老人痴呆症先兆已出现,因为他跟别人聊天,常发觉聊了一阵还是记不起对方是谁,很怕遇到老同学或兵营同僚,被对方叫住却认不出对方,可能会被误会耍大牌。

《心。情》中最吸睛的一幕是戚玉武裸上身和刘子绚谈情,接着两人才往床上一跳,戚玉武难得露出精壮结实的肌肉。这是他入行以来多年保持健身习惯的累积。或许因为平常不露,拍这场戏让他觉得很难为情。

他透露自己小时候在家里常赤裸裸走来走去,让母亲很难为情。拍这部剧时,他曾跟监制建议裸上身拍,但被否决,他相信是为了要把他的肌肉保留给这一幕,制造惊喜。

刘子绚则说戚玉武在没准备之下,被导演要求脱衣,“现场只有他一个人没穿衣服,大家都盯着他的胸看,应该是他比较不好意思,牺牲比较大,哈哈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