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摆弄者的小胜利

本周影评

欢迎来到没有“真相”,只有各种“说法”的世界。这里有主控官和法官的说法、律师的说法、死者家属的说法、杀人者本身一变再变的说法,理应在乎的人却不在乎杀人事件背后的真相。辩护律师重盛朋章(福山雅治饰演)一反平常,渐渐在乎了起来,到最终仍是惘然。

无边落木萧萧下

我在说的,是日本名导兼编剧是枝裕和挑战新片种的尝试——罪案悬疑片《第三度杀人》。看过是枝裕和名作《幻之光》(1995年)及“反武士道”喜剧《花之武者》(2006年)的朋友们,在此仍可欣赏到他深细的画面感以及静默中的无限凝郁,对于影片整体却恐怕要感到失望了。虽然有些人将本片联系黑泽明的《罗生门》,两者并不属于同一个层次,主旨也各不相合。

看官如果习惯好莱坞式的罪案悬疑,耐性在《第》跟前必定受到极大考验。这里没有电击肾上腺的“动作”,没有飞车追赶,爆炸连连。只有仿佛无休止的谈话,两个大头颅在银幕上瞪来瞪去,说个没完没了。

《第》的画面大量运用阴影,还有玻璃倒影和实体脸孔一再的重叠、对峙,用得太多。是枝裕和高估情节,也过于相信“深入经营局部的感觉,足以克服片子整体的暗沉与单调。”结果无法把观众对“真相”的兴趣维持到最后,同时又无法超然地把“真相”归于“无关紧要”而完全化解掉,而是忍不住处处留下线索把“真相”透明化(重盛在案件了结后说想了几天才想明白,不是当局者迷,就是编剧在侮辱观众的智慧)。既无力娱乐,也无从激发深刻哲思,正是典型的两头不着岸,只剩下对社会偏见及司法制度的些许批判。

原以为案件的调查过程引出了跛脚女生山中咲江(广濑すず饰演)会有点意思,结果仍是一脚踩空。咲江予人深刻印象的大概只有两处:一是夜里母女对话时,她脸上凝聚出可怕的阴影;一是她与重盛户外同坐时,周围风吹树摇,无边落木萧萧下,气氛忽具临界感,神秘且使人非常不安。无奈何,技止于此。

总之,玩片刻的气氛和感觉,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要玩出多种变化、角度,而且不能仅此一招支撑全片。

举一隅不以三隅反

剧中的重盛起初告诉后辈小弟,只需要把官司打好,不必去当当事人的朋友,但自己终究莫名其妙地投入了真情。他将自己切身的生活感受就案件一次次做出有机的联系,推己及人,不由自主地追寻永远飘浮在地平线上的真相,想真正了解当事人三隅高司。到最后,他发现对方由始至终也不曾对自己推心置腹,此中的悲剧性与三隅这个人物本身的悲剧性实为二而一,一而二。

饰演杀人犯三隅的役所广司,曾饰演《十三刺客》(2010年)中领导义勇之师的新左卫门,凭着在《第》的出色表现,目前已在日本赢得三项最佳男配角奖。三隅称得上是张大春笔下的大说谎家,屡次被拆穿谎言都能装疯卖傻,一笑置之;他有铁了心的冷面坚忍和正义感,偶尔又忍不住爆发内心深处的怨气;他的自我伤害令人害怕,但他不为人知的,充满爱与温柔的一面又令人难过。对命运的压迫深感悲愤的他说:“如果真有人在冥冥中操纵一切,我倒想见一见他”;没隔多久,他竟能在有限的限度内操纵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露痕迹地实现了作为被摆弄者的小胜利。他的姓氏暗含儒家经典《论语》所言“举一隅不以三隅反”的意思,表示别人永远只抓到冰山的一角,无法看透他全部的幽邃秘藏。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演技,总算能挽救《第》于彻底掷地无声之际。

有人不免要问:片名“第三度杀人”是什么意思?三隅明明只有两次杀人的记录。其实剧中已给出细微暗示,大家可自行解读出批判的意味。

必须指出的是:《第》在本地上映的中文字幕质量不佳,人称代词经常搞错,关键词有时也译得令人错愕,严重影响观众对剧情的理解。谁若是有心引进外语片,这一环节实在是马虎不得!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