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燕姿:40岁像张白纸

今年7月将踏入40岁的孙燕姿,第二胎的预产期也在7月。她笑说:“今年会是疯狂的一年,没得睡啦!但我很期待40岁,是一个不错的年龄。”她形容40岁的自己,像一张白纸。“不像以前那么有活力、固执,但更可以接受各种意见,而且还是可以很精彩。这张白纸可以填上任何色彩,插画、涂鸦、孩子的画作、美丽的风景、一束花……”

走进中峇鲁一家咖啡馆,孙燕姿坐在一个角落,背靠着墙,看起来有些疲倦,但一见我走近,立即灿笑说哈啰。

听宣传人员说,孙燕姿刚做完一个访问,有点累,要先休息一会儿。我说没问题,于是先点了咖啡。我一坐下,孙燕姿便打开桌上的一个小盒子,里头有一些小葡萄。她笑说:“我们吃剩不多,但还是要请你吃。”然后就说,可以开始访问了。

不需要再休息一会儿?我有些担心地问。

没事。她爽快地回。

无论是18年前那个唱着《天黑黑》的女孩,还是如今已红遍大中华地区的天后,孙燕姿依旧亲切友善,不摆架子,对媒体客气,对工作认真。

22岁出道,33岁结婚,40岁二度当妈,孙燕姿在她年龄头一个数字转变时,都迎来事业或人生的里程碑。众人眼中的“人生胜利组”,她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

带着这分好奇,我们开始了访问。把时间拉回到18年前,与孙燕姿一起回首她生命中几个重要的阶段,听她细诉一路上的心情起伏。

20180221_showbiz_yanzi2_Large.jpg
孙燕姿总以正能量感染身边的人。(Make Music提供)

20岁像一头牛

2000年以首张专辑《孙燕姿》一炮而红。独特的声音和气质,弹着钢琴唱着《天黑黑》的瘦削女生,大家很快就对“孙燕姿”留下印象。

这女生从小就爱唱歌,浴室是她的舞台,花洒是她的麦克风。孙燕姿笑着回忆:“我小时候一直唱歌,唱‘Sound of Music’唱到很高亢时,突然有人喊shut up,是我邻居。我几乎每天在厕所开演唱会,不一定要有观众,但我一定要表演。”

唱歌的欲望无法抑制,小学三或四年级第一次上台,当司仪,但她不想错过难得的“表演机会”。“我硬要挤进一首歌,清唱一段‘Eternal Flame’出场。”说着,露出得意的表情。

孙燕姿的父母都是教师,但她小时候跟爸妈沟通不多,而且他们每天下课回家都很累,不常跟她聊天。所以放学后,她有很多空间做自己的事,包括听歌。“我最早是听中文歌曲,像《明天会更好》,上中学开始听MC Hammer、Alanis Morissette、Oasis。”

我要当歌手,我要成功

孙妈妈大概看到女儿的音乐潜能,把她送到李伟菘和偲菘的音乐学校上课。孙燕姿后来被华纳唱片的制作人相中,那一年她21岁,还有几个月就大学毕业,父母坚持要她念完书才能签约。

孙燕姿坦言,她当歌手是爸妈要突破的一个障碍,因为他们一直觉得女儿会当教师或会计师,就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当然爸妈还是有所担忧,要她把大学念完就是怕万一歌唱事业失败,还可凭着一纸商业与市场营销文凭找工作。

但是对孙燕姿来说,没有万一,只有绝对。

“我很肯定我要当歌手,我要成功。当歌手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我好像一直为这个在做准备,因为我每天都在唱歌啊!”

孙燕姿形容自己20岁像一头牛。“蛮固执,即使当歌手初期遇到很多插曲,像枪击事件,上台忘记戴耳麦,头发剪坏,我还是跟自己说,我要成功。”

她开始忙碌的歌手生活。“专辑一张接一张,录音、宣传、拍MV、拍广告,然后一切重复。有时候拍完MV还去上电台午夜12点的通告,之后回家洗澡,已经两点,四点又要起来化妆准备拍广告,工作排得满满的。”

没有抱怨?“我不知道我有‘抱怨’这个选择。那时候大家问我累吗?压力大吗?我也不觉得,就认为只要清醒着,就能工作,就要工作,做完这一个做下一个。我觉得这是我的工作,就要好好地做。”

出道头三年硕果累累,包括夺下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但孙燕姿并没有真正品尝当中的美味。那时候的她,只是在过生活。“当时很年轻,不知道什么叫体验或享受生活,只想着一个人在台湾,要怎么适应,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大家说我很红,我也没有感觉到‘红’是什么。”

我不可以了,我不要发疯

直到有一天,她脑子里响起警钟:我不可以了。

那是2003年,孙燕姿公开声明将“休息”一年。“三年内做七张专辑,我的工作量这么多。我知道我必须停止,毫无疑问,也别无选择。”

她忆述休息的那一年就一直看电视,不管播什么,像1000集很无聊的婆妈剧也看,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放空,也放松,但她担心自己游走在崩溃的边缘。“我跟自己说,我不要发疯,我会走出去的,只是需要时间。”

陶晶莹的一句话,也敲醒孙燕姿。她记得陶子有一次问她:“你会不会觉得你这样很自我?”她自省:我是在自怨自艾吗?其他人是不是也很辛苦?

“我的结论是,如果只想到自己,就觉得很辛苦,也只会专注于不好的事,忘了其实在做一件重要的事,唱歌。我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这一切,之后豁然开朗。”

2004年以“Stefanie”专辑重返乐坛,她警惕自己:不要再回到那一年那个迷惘的状态。

20180221_showbiz_yanzi1_Large.jpg
曾经有过一段迷惘期的孙燕姿,如今已能轻松面对生活和工作。(Make Music提供)

虽然走过一段艰难的路,但孙燕姿不讳言自己是幸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艰难的阶段,我也有很多的成功,所以不敢说自己有多辛苦。”

走出黑暗的她,决定专心做好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事:唱歌。

“唱歌对我很重要,因为我成长时候听过的歌,它们给我的感动和启发,让我觉得音乐是很神奇的东西。音乐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我不要放弃的东西。”

30岁像向日葵

步入30岁的孙燕姿,放缓工作步伐,发片期从过去的一年一张拉长到近三年才一张。

她开始享受生活,自爆:“有一阵子忙着拍拖啦!”所以减少工作是因为拍拖?“也不是故意的啦!”撒娇的语气,像是回想起那时候沉醉于爱河的甜蜜时光。

33岁时与拍拖五年的荷兰籍印尼裔男友纳迪姆结婚,她坦言:“一个人要永远跟一个人在一起,容易吗?当然这是我给对方的诺言,只是我不是特别浪漫的人,所以也害怕。但有时候就是要疯狂去尊重一个诺言。”结婚隔年,她产下一子。

她直认:“结婚不容易,生小孩不容易,但我‘铁齿’的个性又出来,决定了就去做,而且要做好。”

要她形容30岁的自己,她想了好几秒,还是没有答案。“很难,你帮帮我。”

问她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是最灿烂的时候吗?她说:“算是。”

我从她的新专辑《No.13作品——跳舞的梵谷》得到灵感,想起向日葵,充满生命力。她听了点头说:“我有想到。不错。努力绽放的向日葵。”说时,脸上的笑容像绽放的向日葵。

不觉得人生圆满

这时候,挺着三个月孕肚的孙燕姿开始感觉不舒服。我们的访问进行约50分钟,她说有点喘,摸着肚子自嘲“我空间小”,然后开始深呼吸。我和宣传人员立即叫她放松,几个爱搞笑的宣传也说些笑话逗她。

休息约十分钟,孙燕姿又打起精神,继续聊。她坦承工作和家庭有点难兼顾,尤其六年前产子后九个月,就开始准备《克卜勒》专辑和巡回演唱会,也因为巡回演出一直不在家,深感内疚。

惭愧忙工作疏忽孩子,孙燕姿将2016年制作的《彩虹金刚》EP献给儿子。“这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珍贵的作品,象征我的小孩在我生命中的价值。”

30几岁结婚生子,许多人会以“人生圆满”形容孙燕姿,但她不以为意。

“我不觉得人生一定要这样。小时候会觉得我要结婚生子,但后来发现不结婚生子也是一个选择,所以我没有因此感到自豪或觉得人生很圆满。我也有单身的朋友,他们生活过得很充实。”

不过她还是摸着凸肚微笑说:“我还是很期待。”

40岁像白纸

今年7月将踏入40岁的孙燕姿,第二胎的预产期也在7月。她笑说:“今年会是疯狂的一年,没得睡啦!但我很期待40岁,是一个不错的年龄。”

她形容40岁的自己,像一张白纸。“不像以前那么有活力、固执,但更可以接受各种意见,而且还是可以很精彩。这张白纸可以填上任何色彩,插画、涂鸦、孩子的画作、美丽的风景、一束花……”

一张白纸,也代表她已经没有包袱要证明什么。

我说她现在似乎看淡名利,她莞尔:“我一直都看淡。”不否认当明星有很多收获,但强调名利双收不是她所追求。“这不是我的核心价值,我做任何事不是为了更有名或更富有,我的价值观是珍惜家人,当一个正直的人,这些才是能引导我的人生向前的价值观。”

不是没担心过知名度下降,地位被取代,但她扪心自问:“这是最重要的吗?被更多人或更少人喜欢,会改变我的人生吗?更少人喜欢就代表我没有尽力吗?我觉得只要做自己自豪的事,就算有人不喜欢也没关系,可能你会喜欢我的下一个作品啊!”

没想过急流勇退

将迎来第二个宝宝,表示得花更多时间在家庭,有没有想过急流勇退?“不会!从来没想过!”她答得斩钉截铁。“音乐已经是我生活的部分,它会一直存在,只是我往后的作品可能不一样。”

新专辑灵感来自梵谷(本地称梵高),她觉得自己跟梵谷有相似之处吗?她想了想,说:“梵谷开始画画时,没有人看好他,他很孤单,这让我想起我休息的那一年。可是他坚持,继续画,我也一样。”

访问结束,她开心地喊:“耶!”像做完功课的女孩。

她应该是期待着回家跟老公儿子享天伦吧,我想。就像她小时候想赶快做完功课,就可以听音乐。

无论是儿时在浴室里开个唱,或是22岁刚出道的女孩,还是现在40岁的漂亮妈咪,这个女子的快乐,就是这么单纯。正是这分单纯,让她无论是在音乐或人生的路上,都走得这么自在。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孙燕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