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湮灭中学习放下

《岸边之旅》也是有丈夫选择“失踪”,为了了解丈夫失踪真相的太太追随他们的脚步,踏上了非一般的旅程的剧情。(IMDb)

本周影评

想象:当你以为已经离开人世的近亲突然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话,大概立刻会想到各类灵异恐怖片的情节,他们大多是回来寻仇的吧。但是,有一些电影借用同样的桥段,异于正常的情景本身已经足以营造诡异的氛围,却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鬼怪片,编导的目的也绝非单纯制造惊悚而已。

经营“放下”的人生

《机械姬》(Ex Machina)编导Alex Garland(亚力克斯嘉兰)的新作《湮灭》(Annihilation),以及黑泽清三年前在康城获得最佳导演奖的作品《岸边之旅》(Journey to the Shore),都是借由它们故事另类的视角探讨如何经营“放下”的人生。除了故人回巢外,两部电影还有许多其他相似之处。

《湮》和《岸》都是改编自小说,《岸边之旅》改编自日本作家汤本香树实的同名小说,而《湮》的源头是美国杰夫范德米尔创作的小说《遗落的南境1:湮灭》。

在两部电影里,都有丈夫突然失踪后被太太认为已经死亡,她们守寡的日子过得消沉,丈夫突然出现自然让她们非常错愕。为了了解丈夫失踪的真相,她们追随他们的脚步,踏上了非一般的旅程。结果她们都发现,丈夫是因为各自的理由选择“失踪”的,即自杀。

在旅程结束时,她们都已非当初的自己,并且对丈夫失踪前两人相处的种种问题完全释怀,重新开启人生的新阶段,皆呼应了两部电影片名:被渡到彼岸时,一切都将灰飞湮灭,要建设就必须先得破坏。

无独有偶,两部片子所设置的情景都脱离现有的科学逻辑,这不但成就了片子的视觉影像效果,也增添了一个“彼岸”的视角,让人物和观众能跳脱正常的思维方式,从崭新的角度审视自身处境,不然,就只能像两个太太在片首一样,活得如同行尸走肉般沉沦在悲伤当中,甚至连弹奏欢快曲子也轻松不起来。

最终,人物在极为不符合逻辑的情况下,回归到科学理论,让他们从中获得启示,继而让生命得以升华。例如,在《岸》里,丈夫优介在失踪期间,在山间村落开课,教导村民抽象的科学理论,就在某天的课堂上他尝试讲解光速的过程中,优介获得了启发,明白世事虽无常,人生或许虚无,但是并不意味着生命就毫无意义。因为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如光影、如感情、如奉献。

放映管道“破坏”画面

《岸》和《湮》还有另一相同之处,就是它们放映的管道。《湮》除了在美加、中国的戏院上映以外,其他地区的观众只得上Netflix才能看到。导演嘉兰对此安排颇有微词,因为他虽然认为小屏幕没有什么不好,近年也有不少制作精良的高素质电视剧面世,但是《湮》的制作视野和角度完全是以大银幕为出发点,放到小屏幕,可能会影响其观影效果。

嘉兰却也坦承,以《湮》的内容来说,或许Netflix能让更多观众有机会看见它,因为在传统的发行制度下,票房慢热的片子一两周内就下画,这样的作品的生命周期就可以在流媒体获得延长。《岸》就是属于这种被归类为“艺术片”的作品,除了在一些电影节上亮相外,大部分观众大概只能在流媒体上观赏此片了。

因此,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就像上世纪的录像带和盗版光碟一样,流媒体让观众看到许多无法在戏院上映的片子,也算是赐予电影发烧友的恩典,只是“拥有”的模式已从以往的实体变为虚拟,感官上对于电影的元素,如特效、音效和节奏等的感受,也自然有别于大银幕效果。会不会久而久之,观众也会习以为常呢?正如电影从胶卷转数码后,再也不会在银幕上看见镜头剪辑的接缝痕迹一样,时至今日,还有谁记得那些“破坏”画面的瑕疵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