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者一号:怀旧与前卫

幻电影描绘的未来,很多已成为今天的现实。史提芬司匹堡这位科幻巨匠,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又能为我们打造怎样的未来之“梦”呢?

答案是“怀旧”。对,就是向经典致敬!

史提芬司匹堡(Steven Spielberg)是电影史上少有的全能导演:“玩写实”轻松拿下两座奥斯卡金像奖,“造幻梦”则能让几代人如痴如醉。可自2001年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后,他似乎更醉心于挖掘现实世界的阴暗,而对于打造美妙幻梦兴趣缺缺。十几年来实在让拥护者们心痒难耐,甚至有人怀疑,司匹堡是否廉颇老矣。

终于,《挑战者一号》(Ready Player One)来了,带着响亮的回应。

很多人习惯于被预告片中的精彩纷呈“勾”进戏院,并且屡教不改地傻傻期待更多惊喜。微言在这里再次提醒,大多数预告片中的精彩,就是整部电影的所有精彩了。购票进场,不过是再看一遍拉长的预告片而已,而且还须忍受因拉长而带来的拖沓与沉闷。

但《挑战者一号》是个异类,它的预告片精彩与否微言不做评判,但整部电影随便拿出一段,都可作为精彩的预报片。是呀,有了“史提芬司匹堡”这个名字,你还担心电影不好看吗?

科幻电影越来越难

司匹堡2001年执导《人工智能》时,人们还没见过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17年后的今天,就连人类智慧最后“领地”——围棋,也遭人工智能彻底攻破。其他像无人驾驶汽车试验性上路,方便易得的无人机满天飞舞就更不用说了。科幻电影描绘的未来,很多已成为今天的现实。史提芬司匹堡这位科幻巨匠,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又能为我们打造怎样的未来之“梦”呢?

故事场景设置于2045年,美国俄亥俄州的哥伦比亚市。每况愈下的现实生活难以忍受,“所幸”游戏技术蓬勃发展,不善交际的游戏天才詹姆斯(James Halliday),打造出包罗万象的虚拟宇宙——“乐土”(Oasis)。在这里,所有人的所有欲望、狂想都能得到满足。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沉浸于游戏的虚拟世界,暂时忘却现实的不堪与绝望。

虚拟实境(VR)游戏成了人人不可或缺的石油、水,甚至是空气。由此,Oasis造就了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公司,也将詹姆斯推上了神坛。但詹姆斯的去世使情势发生了改变。靠着为Oasis提供边际产品(如虚拟实境中的工具与武器)成为世界第二大公司的IOI,要利用詹姆斯离世的空窗,不顾一切夺取Oasis的控制权,成为世界第一。然而一群真心崇拜与拥护詹姆斯理念的年轻人挺身而出,誓言阻止控制现实世界的霸权,再进一步控制虚拟世界。

人人都能有共鸣

升斗小民对抗霸权的桥段不新鲜;虚拟世界侵蚀真实生活也非首创。电脑特效观众也已见怪不怪,司匹堡还能靠什么再造“前卫”幻梦、深层触动人心呢?

答案是“怀旧”。对,就是向经典致敬!

获取Oasis控制权的“通关”线索都埋藏在詹姆斯的人生历程中。据推算,詹姆斯应出生于上世纪60-70年代,是听着摇滚乐、看着恐怖片、玩着初级的电脑游戏长大的。于是,我们就顺理成章地在电影里看到了《金刚》(King Kong),看到了《鬼店》(The Shining)中的杀人板斧,也毫无意外地看到了恐龙,每个熟悉的影像出现时,都能引起观众的会心一笑。

男女主角的出场、对舞、战斗,都伴随曾经红极一时的摇滚经典,像Bee Gees的“Stayin' Alive”,Van Halen的“Jump”,Joan Jett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等等等等,观众就像进入一家金曲串烧店,跟着电影情节一起摇滚。

游戏、电影、音乐、动漫,如此繁杂的元素汇聚一堂,每一样又都令人无比回味。能将这些个性迥异的材料调理成五味协和的珍馐,放眼当今影坛,或许只有司匹堡才有如此功力。

以剪裁精巧的经典为引线,让每个观众都能找到共鸣。就这样,司匹堡几乎将所有类型的观众一网打尽,再次把我们带入一个越来越近、虚实难辨、充满遐想的未来。怀旧而前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