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每年改来改去 总算改对一次——评今年新传媒红星大奖

对于近年来因频繁更改条例而遭诟病的新传媒红星大奖,看业界和外界反应,今年总算“改对了”。

改变的两个赛制,一是“十大”的产生,由先前根据家庭观众的意见抽样调查所得和公众的电话及网络投选相加所得,让影迷投票踊跃度不及年轻艺人的资深艺人受益。二是“最佳”和“最受欢迎”奖项首度开放给非合约艺人提名。

因为有这两个条例的更动,才会有金银姬等一干资深演员上台领奖的感人画面。一年前,金银姬接受我的专访,提及谈续约时不受尊重及曾被冷言所伤的往事,报道引起高度关注,被网民疯传,受害形象深入民心。今年得新传媒开放赛制,往日新闻负面转正面,让我更相信:只有没脑的新闻制造者,没有永远的坏新闻。

除此之外,最佳新人奖两大热门是宗子杰和黄暄婷,他们都是自由身,最后由黄暄婷得奖,压倒新传媒的“亲生子”。

好好想清楚才订立奖项

站在维护本地电视大奖的立场,赞完这一笔,我还是要点出两个瑕疵。

1)《卫国先锋》监制是戏剧部新上任当家张龙敏,即使播映期间引起不少恶评,仍获得最佳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主题曲共五奖,成本届红星大奖大赢家,但该剧观众反应不及《知星人》和《最强岳母》,被外界质疑“谁当家谁就是大赢家”。此事令人想起戏剧部当家袁树伟前年《志在四方Ⅱ》饱受恶评,仍夺最佳电视剧并成为该年得奖最多的大赢家。高层位子换了人,但这种“当家就是赢家”的文化不改,无法让外界对红星大奖的价值予以肯定。

2)权怡凤凭《不一样的旅店》得主持人奖,但这个节目探访各地不一样的旅店,题材趣味活泼,我觉得是去年新传媒自家最强的资讯节目之一,却竟然在节目奖上缺席,令人不解。

3)常青演绎奖本来就是本地独家的“怪胎”,每年都要被人嘲弄一下,今年也不例外——它突然更改遴选标准,从本来以艺人的某一部作品为准,更改为把艺人在一整年的合格期内所演出的所有作品一起考虑在内。首先,要考虑多部作品,不是增添评审的复杂性以致可能影响其公正性吗?其次,当初设立这个奖不是为了让年轻艺人更易出位吗,但看今年的入围者,陈澍城同时也入围最佳男配角,不是占去了一个可以肯定年轻艺人的席位吗?最后陈澍城赢得常青演绎奖,却在男配输给陈汉玮,这是要说明什么呢?

4)十大最受欢迎男女艺人奖开放给无约艺人入围,最奇怪的是夏雨入围。新传媒设立红星大奖的目的,不是为了推动本地电视吗,为什么突然开放让已经成名的外地艺人角逐,试问这可以给红星大奖带来什么好处?自己的艺人已经快捧不红,20大无端端被“外人”占去一席,莫名其妙。最可怜的是夏雨,人家已经是香港一线男星,无端被你列入围,最后没有上榜,等于躺着也中枪。未来外地艺人来拍戏,会不会列明:“我收你酬劳为你演戏,请不要过后摆我一道,让我入围什么鬼奖,造成我落榜不红的现象”?

新传媒红星大奖筹委会诸公,希望你们明确了解本地电视所需,在订立奖项时也请确认方向,好好想清想楚,不要每年一改,改而又不当,好好的颁奖礼落人话柄,则本地电视人与电视观众有福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洪铭铧:评今年新传媒红星大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