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游人:就算是电视也该有挑战的勇气

蔡康永和徐熙娣将合体开新节目,以购物为主题,单听概念,我兴趣缺缺。口才再好、风格再鲜明的主持人,也需有新鲜感或创意的构思,才能发挥。

换句话说,就是要主持对的、适合自己的节目。

《康熙来了》之前,蔡康永主持过口碑极佳的《真情指数》《两代电力公司》,不过我最怀念也觉得是他最精彩的节目是非常早期的《翻书触电王》,找各界人士一起聊书聊动漫聊电影,讨论过《幽游白书》《灌篮高手》《恶童日记》《红白蓝三部曲》甚至是倪匡小说,从严肃文学到平民娱乐,深入浅出讨论,幽默有趣不枯燥,我从中吸取不少养分。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那是最适合蔡康永风格的节目。

中国市场那么大,现在难道不能再制作类似的节目吗?百花齐放的时代,按理应该更有空间让不一样甚至小众却有品质的节目生存。

消费者最大的时代,敢于与众不同的媒体和制作公司,毕竟属于少数。

韩国综艺常有惊喜

韩国综艺就常让我有惊喜。

申东烨和殷志源等主持的《千万Holi Coming Soon》是完全献给电影的节目,每集介绍一部作品,找演员一起深度讨论电影,认真得很不综艺。申东烨另一个节目《人生酒馆》有不一样的设定,他和希澈等主持群及嘉宾边喝酒边聊天,氛围轻松,几杯下肚,主持人少了顾忌,艺人有了兴致,格外容易吐真言。

有一个我从第一集就没有错过的节目《请给我一顿饭》,晚餐时间到各小区按门铃讨饭吃,没有造假地走入平民家庭,聆听大家的故事,有时温馨有时感动有时也搞笑。姜虎东(又译姜镐童)的老派搞笑方式有时不太管用,但和冷酷急性子而且90%叫不出嘉宾名字的前辈李敬揆配搭,一物克一物特别有趣。

这两周节目竟然拉队到俄罗斯讨晚饭吃,邀请Bigbang的胜利和Super Junior的东海、银赫上节目,语言不通固然制造很多笑料,俄罗斯人看似严肃实则友善,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寻找居住在海外的韩裔侨胞的过程,带出历史遗留下来的悲剧。战争时期被强制征召到萨哈林,滞留异地成了无国籍者,出生在异乡土地的后代却也不被韩国承认,很多也已不会说韩语。这一集,寓教于乐,看了非常感伤。

《被子里面很危险》是以面对外面的世界会不知所措的宅男休假为主题,大家被集合在度假屋,纷纷躲在自己的房里,听到外面动静忐忑不安,我看了笑翻。试播时看姜丹尼尔上节目,忙到没时间睡觉,回房间还拿着漫画欲罢不能,可爱真性情让人更添好感。《被子》近日正式升格为正规节目,我有些期待。

还有一个相当特别的节目《我女儿的男人们》,让艺人父亲们透过实况拍摄目睹女儿约会谈恋爱的现实,简直残酷无情。

非常城市人的朴信惠和超脱的苏志燮,在森林里的房子独居,贯彻简约生活理念,《森林里的小屋》这么安静的佛系综艺,韩国电视人都敢拍,还有观众捧场,也只能写个“服”字。

其实是循环,不被收视率和商家推着走,执着于制作高品质节目,观众的欣赏水平自然也会提升,电视人就有更大空间自我挑战,做有意思的节目。

韩流多年来依然强势,不是没有道理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